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伤害

时间: 2019-09-29 08:38:05 | 作者:1兴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7次

伤害

  老亓手里有两张医院的检查结果,一张是妻子的,一张是自己的。

  妻子那张是确认怀孕化验单,自己这张是尿毒症确诊单。盯着两张单子,老亓心里五味杂陈。

  老亓37岁,并不大。之所以被叫做老亓,是因为妻子璐璐。两人第一次约会,璐璐就喊他老亓,理由是他比她大5岁,就得这么喊,显着他成熟稳重。

  当然啦,成熟稳重的男人一定会疼老婆的!这是两人确定关系以后,璐璐对这句话的备注。老亓也这样认为,每次璐璐喊“老亓”,他就责任感爆棚,什么事情都大包大揽下来。

  第一次见到璐璐,是在朋友的婚礼上。她是女方好友,伴娘团成员,在堵门要红包这件事情上不遗余力,婚礼的热闹氛围一提再提!这样的姑娘自然成了整个伴郎团关注的重点,老亓是伴郎团唯一一个还没女友的人。是这帮兄弟们的最佳撮合对象!于是婚礼的各种花样玩法,只在璐璐和老亓之间进行。不知道人家姑娘是否名花有主,老亓是有所保留的,不过分的事情配合一下,热闹热闹,过分的事老亓直接替姑娘挡了。老亓发现,两人配合还挺默契,不但给新郎新娘解决了不少麻烦事儿,自己也没惹事上身。

  老亓真的动了心,而且他的有所保留,给璐璐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老亓抱得美人归。

  结婚三年,除了一直没有孩子,其他都很美满。第四年头上,因为老妈身体不好,其他兄弟都拖家带口的,他们两口子就跟寡居多年的老妈住到了大院里。璐璐也因单位效益不好辞了工作,一方面招呼家里,一方面四处求医,调理身体。

  老亓是跑运输的,很多时候都不在家。每次跑完车回家,媳妇打水,老妈做饭,日子过得非常惬意。

  日子渐好,投资买了车雇人跑运输。不跑车了,媳妇麻将,老妈纸牌,屋里院里经常两三摊子,自己伺候完这个喝水,还得伺候那个吃饭,但还都脾气见长。日子已经从当初的和和美美变成了现在的一地鸡毛……

  现实很无情,老亓不知如何面对。摸出根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自己都绝症了,爱咋咋地吧!可总有一口气憋在心里,难受!

  “老三,老三……”随着喊声,门“吱呀”一声,老妈出现在视线里。

  老亓一愣,赶快将两张单子一折,准备放口袋里的时候被一把抢走。

  两张单子,上面是璐璐的。

  亓妈原本是看不懂的,奈何前几天老五媳妇又怀孕了,亓妈看过化验单。拿着单子的手在发抖:“老三,这是真的?!”

  老亓提着的心放下,没啃声。

  “璐璐呢?啊,哪儿去了?!这个小贱人,我要撕了她!”

  2

  “说话啊!”亓妈搡了老亓一把,“你就这么认了?咱老亓家可不给人养儿子!”

  不着痕迹地夺走化验单,老亓将两张单子团成团,狠狠地扔到了床和床头柜的缝隙里,舒一口气,一身冷汗!

  亓妈三十多岁守了寡,一个人带大五个儿子。相比起儿子的名声和儿子的绝症,老亓宁肯她暴怒,也不愿她绝望,虽然迟早会知道,但不是现在。

  “她回娘家了!”老亓陈述一件事实。

  “就这么让她走了?!”亓妈现在冷静一些,但还是目眦欲裂,住在一起的这几年,婆媳关系越来越糟,“便宜她了!”随即又想到,老三媳妇平常接触的就那么几个人,麻将摊儿上的人掰着指头都数的过来,“谁的?”

  被老妈逼问这个,老亓有点儿难以启齿。

  璐璐走之前说,孩子是毛四的,毛四说了,生了儿子就跟他老婆离婚,娶璐璐。璐璐还说,生儿生女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所有人知道,她能生孩子!如此明显带有赌气性质的话,老亓明白,重点是让亓妈闭嘴!不要每天嘴里不干不净的说些有的没的,满院子追着鸡说不会下蛋!只有这个时候璐璐喊“老亓--”,老亓是无动于衷的,其实是不知所措。

  亓妈维护自家的面子,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现在好了,媳妇不算自家人,璐璐倒戈一击,里子面子全玩完。

  老亓现在是真后悔,当初为什么搬回来。可不搬,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吗?

  其他可能会避免,或者说矛盾不会如此激化,但自己的病……

  算了,老亓跺跺脚,“我出去一趟。” 转身出去了。

  留下兀自生气的亓妈……

  3

  毛四看着老亓,是有些害怕的。关于老亓的隐疾,风言风语的听说过,没当回事儿,当然是亓妈撵鸡的功劳。总是去老亓家里搓麻,一来二去跟老亓媳妇混的很熟,熟到上了床,还想赖账的地步。

  “非得现在离?”毛四还在挣扎,自己媳妇虽然不如璐璐拿的出手,也这些年了,再说还有俩闺女。

  “对,你前脚办手续,我后脚就办!”老亓可不容毛四耍滑头,总得把后事儿料理好了,再死。

  来的路上,老亓想了很多。璐璐三十多岁了,这个孩子还是生吧。如果是儿子,照着毛四的尿性,指定能跟璐璐过下去。毛四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家里有产业,璐璐后半辈子应该不愁吃喝。如果是女儿,想办法给她留点儿钱,也不枉跟了自己一遭,即便将来改嫁,带个闺女也好找人家。老妈真是对不住了,儿子就这寿数!虽然也能留些钱,靠其他兄弟们养老吧!

  “好,下个星期,给你看离婚证!”毛四咬咬牙,一家大小的命要紧。

  从毛四家出来,老亓疾步往家赶。璐璐娘家没多远,跟老妈说她回娘家,并不是说她不回来了。快到家门口时,已隐约听到了院里的争吵声。老亓快走两步,推开了院门,争吵戛然而止。果然,一人站一个房门口,亓妈满面怒容,璐璐眼角眉梢透着蔑视。

  “妈,回屋吧!”老亓低低喊了一声,推着璐璐进了自己房间。

  亓妈无奈,气哼哼碰上了房门。

  “离婚吧!”老亓沉默了半天,打破了屋内的尴尬。

  “好!”璐璐有一点儿失落,更多的是不忍,老亓对自己蛮好的,只***事情除外。可这几年的委屈,璐璐还是不甘心,“但我有个条件,三个月以后再离!”

  老亓知道璐璐啥心思,无非就是要在亓妈面前,在这个院里,昭告天下,我璐璐是能生孩子的!

  “现在离婚,我们可以是感情不和!”老亓艰难地组织语言,“你要是显怀了,离婚,对你名声不好!”

  “想让人知道些啥,可以就近租个房子,先住着!”老亓讪讪,这几年老妈做的有点儿过,自己也窝囊。

  璐璐眼眶里就有了泪:“老亓,为啥?”

  这几年,亓妈满院子吆喝的时候,你老亓解释一句不就够了吗?非得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睡吧,我去堂屋!”老亓起身,利用璐璐对自己的一点儿愧疚,事情会朝着自己预计的方向发展。

  跟老亓的预计有些偏差,毛四是离了婚,自己也离了婚。在老亓离世后一个月,璐璐生了儿子,还住在租的房子里。房子已经付了首付,钱是亓妈出的,过户给了璐璐,孩子的名字是亓麟。

  老亓曾经跟璐璐说过:麒麟岂是池中物……,自己的孩子,名字一定要霸气,男孩叫亓麟,女孩叫亓玲。

文章标题: 伤害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03.html
文章标签:伤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