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流年

时间: 2019-09-29 09:25:13 | 作者:4开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7次

流年

  他们三个是从小就在一起的伙伴,只有湘湘是个女孩子,他们三个经常在一起玩耍,但湘湘不知道的是,另外两个男孩子,多多、宣秒都喜欢她.

  一天,他们在玩耍时,找到一棵大树,树里有一个很大的洞,宣秒说,这棵树在他爷爷小时候就在那里,但没人知道那个洞是怎么形成的.

  他们就在树洞里玩耍,玩累了,大家坐下来谈论起自己的梦想.

  湘湘说,我想成为一名歌手,我要唱好多好多歌,而我自己最喜欢的歌是要唱的最好的.

  多多笑着说,要是你成为了歌手,我就去学小提琴,给你伴奏.

  宣秒挠了挠头,我还没想好自己想干什么,如果你们要成立乐队的话,那我也加入吧.

  那你能干什么啊,多多和湘湘同声问道.

  宣秒不服气的抬起头,我可以当观众嘛.

  三个小伙伴都笑了起来.

  湘湘站起来说,决定了,以后我们要成立乐队,再到这里来演出,首先,我们需要一个舞台.

  于是他们搬来两个椅子,当观众席,至于舞台嘛,眼前有个天然的树墩.

  就这么说定了

  多年以后,两个男孩长大了,湘湘没有长大,她得了不会长大的病.

  所有人都会得不会长大的病,只是她早了一点.

  两个男孩不再玩耍了,他们长大的早了一点.

  多多考上了着名的音乐学院,前程似锦.宣秒则自暴自弃,不再努力上进.

  他们又见面了.

  多多衣冠整洁,整个人看起来精神茂盛.宣秒则衣服破烂,毫无生机.

  两个人谈了很多,当谈到湘湘的病时,两个人都沉默了.

  你倒是过的很好啊,宣秒说道,你倒是无所谓啊,考上了理想的学校,这种事情对你好像一点影响都没有啊.

  多多开始有点生气,那你让我怎么办,他说道,难道像你一样自暴自弃,变成这番鬼模样?

  这说明我在乎!宣秒大声说道,我在乎,我没忘记!

  你这叫没忘记?多多彻底生气了,小时候说的成立乐队,你没忘记?!湘湘的梦想,你没忘记?!我考上了能实现这种梦想的学院,你却在旁边自暴自弃.

  你考上学院完全是为了你自己,乐队的核心都不在了,你成立它干什么?!

  两个人都沉默了,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宣秒愤怒的瞪着多多,但多多却只看到了悲哀.

  多多冷静下来说,你只是沉浸在悲痛中太久了,人总得向前看,这世上有很多悲剧,但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悲剧.

  多多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只留下宣秒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

  多多知道宣秒为什么会这样,早在湘湘之前,宣秒的哥哥就得了这种病,是湘湘把他从悲伤中带出来的.

  他不是脆弱,他只是撑不住了.

  回到学校,多多拿出耳机,坐在椅子上听歌.

  一位女同学走了过来,学长,我看你老是戴着耳机,在听什么啊?

  在听一首歌,多多回答道.

  既然学长这么喜欢这首歌,不如给这首歌写乐谱吧,以学长的能力,很容易就能做到吧.

  多多笑了笑,我曾答应过一个人,这首歌得她唱才是最好听的,所以乐谱什么的,得她来写.

  多多看向窗外,我会一直等到她唱的那一天.

  几天之后,多多看着报纸,脸色凝重了起来.

  十八岁少年打架斗殴,对方伤势惨重,疑似将打入牢中……

  多多走在回家的路上,但他并没有回家,他叫了辆出租车,去了个好久没去的地方.

  窗外的景色是多么的熟悉,多多回想起小时候的自己,那时他很胆小,非常羡慕湘湘一个女孩子还能那么大胆,湘湘经常带着他去干一些违背大人的事情,虽然觉得不对,但他还是很高兴,那时候,湘湘就是他的偶像.

  他看到了三个小孩子在电线杆下玩耍,两个男孩子围绕着一个女孩子说说笑笑,不知道为什么,他想看那个女孩子转过身来.

  多多下了车,走着走着,他停了下来.

  他的面前是宣秒.

  两人对视了两秒,然后同时看向了一棵大树.

  里面放着两把椅子.

  多多和宣秒肩并着肩坐在大树面前.

  为什么打架?多多问道.

  宣秒沉默了一会儿,他们骂湘湘,他说道.

  多多看着大树,这棵树好像跟几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一点变化,里面的椅子也都摆放在几年前的位置,没有丝毫变化.

  会坐牢吗?多多问道.

  宣秒也看着大树,不好说,他说道,正在打官司.

  你还是没有走出去啊,多多说道.

  宣秒没有接话,他盯着那两个椅子,就像是留给他们的座位.

  你还记得我们说定的日子吗?宣秒说道.

  说定成立乐队的日子?多多说,好像就是大后天.

  是啊,宣秒说道,我想你,湘湘.

  我想你,湘湘.

  一天后,多多看到报纸上写着

  十八岁少年打架斗殴被抓入狱……

  教授过来了,多多将报纸藏起来.

  教授满脸笑容地说,后天将有一场演出,一些知名音乐公司的专家会来观赏,你担任主小提琴手,表现好的话,被哪一家公司看中的话就可以出歌了,说着递过一张邀请函.

  多多接过邀请函,这是一张非常华丽的纸.

  湘湘,你的梦想,我快实现了.

  宣秒被押到一个监狱,接应他的人满脸笑容地走出来.

  欸,方才哥?宣秒很意外,接应他的人就是他哥哥的好朋友,陈方才.

  不错啊,小子,都闯到监狱里来了,方才哥笑着走过去,你放心,不用坐多久的,我现在是这里的狱警,保你一周后出去,只要我还在这,就没人敢拿你怎么样.

  宣秒笑了笑,那就谢谢方才哥了.

  谢什么,既然是那家伙的弟弟,我当然得罩着,方才哥说这话的时候,眼角有些湿润.

  宣秒一言不发的进了牢房,看着周围空无一物的墙壁.

  唉—,他叹了口气,坐下来,看着天花板.

  我想你,湘湘.

  今天晚上,宣秒做了一个梦.

  今天晚上,多多做了一个梦.

  这梦是那么真实,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女孩,不知道为什么,他俩都想让这个女孩转过身来.

  宣秒醒了过来,他知道为什么,那个人就是湘湘!

  多多醒了过来,他直抓着脑袋,说这不可能.

  那个人的确就是湘湘!

  宣秒赶紧起来,奔向牢门.

  方才哥!方才哥!宣秒大叫着.

  怎么了?方才哥连忙跑来.

  电话,电话给我用一下,我有急事啊!

  啊?这…

  方才哥,如果你还信我,就把电话给我,宣秒非常认真的看着方才哥.

  方才哥看着宣秒认真的神情,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把电话交给了宣秒.

  嘟……,电话打通了,喂?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是我呀,宣秒,宣秒大声的说道.

  宣秒?你不是入狱了吗?多多在电话那头问道.

  这不是重点,你听我说,昨天,昨天你也梦到了吧?那是湘湘啊!你还记得她说的话吧?咱得赶过去.

  多多此时已是震惊不已,这不可能,他想,这不可能.

  你想太多了吧,那只是你的幻想而已.

  什么?你别骗人了,我告诉你,那就是湘湘,就是那棵大树,我们必须得赶过去,你听好了,我们……

  我现在很忙,再见.

  嘟——

  可恶!宣秒大怒,但很快又冷静下来,他看向方才哥.

  方才哥,你想帮我,对吧?宣秒问道.

  当然,我想帮你,方才哥回答.

  我现在就有一个忙需要你帮,宣秒示意方才哥走进点.

  我要越狱.

  这不可能,多多想着,湘湘已经…这绝对不可能,肯定是宣秒那家伙思恋过度了.

  但是,我为什么会梦到?

  多多回忆起昨天晚上的梦,就像是真的一样.

  万一,就是真的呢?

  这…你疯了吧,宣秒,你这才刚入狱啊?方才哥震惊的说道.

  我没疯,方才哥,听着,我一定要出去,我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去完成,如果你还信我,还想帮我的话,就让我出去.

  方才哥面露难色,他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那个曾经跟自己游山玩水的老朋友,他们坚定的表情一模一样.

  真像啊,方才哥想,你跟你哥哥简直太像了.

  你可要想好啊,这时候越狱,我就没法保你出去了.

  让我出去,方才哥,现在,宣秒说道.

  方才哥左右看了看,几天晚上2点,那时所有狱警都睡了,我才有机会带你出去.

  宣秒笑了,方才哥也笑了.

  多多仔细回想起昨天的梦.

  你们太慢了,快点快点.

  等等我,湘湘,我快不行了.

  多多,这样可不行哦,你看宣秒,都没流汗.

  那是!我可是体育小王子.

  到了到了,就是这棵大树,我告诉你们哦,明天早上4点的时候,我们在这里开一场演唱会,就唱我最喜欢的那首歌,你们都偷偷溜出来哦,不要告诉大人.

  知道了.

  嘻嘻,不许迟到哦,拜拜.

  等等,湘湘,湘湘!

  多多,排练啦,教授叫道.

  来啦,多多放下回想,走向舞台.

  到了晚上2点,方才哥如约而至,将宣秒放了出来,带着他走到了监狱门口.

  我只能带你到这了,剩下的,就看你了,方才哥说着拿出了一百块钱,这一百块给你打车用,如果你还能打到车的话.

  谢谢你,方才哥,宣秒拍了拍方才哥的肩膀.

  对了,这个给你,方才哥拿出一件军大衣,天冷,把这个穿上.

  这个就不用了,方才哥.

  这是你哥的.

  方才哥说道,你哥跟我都很喜欢极限运动,当年我们去登珠穆朗玛……这是你哥唯一留下的东西.

  宣秒接过军大衣,上面有哥哥的味道.

  本来想留着做个纪念,但我想,还是交给你比较好.

  宣秒抱着军大衣,哭了,他撑不住了.

  多多,该你上场了,教授叫着多多的名字,没有回应,多多?教授拉开帷幕,里面空无一人.

  此时多多正飞奔在去往舞台的路上,是最早的那个舞台.

  出租车,多多大喊着摆手.

  要是,要是是真的话,多多想.

  那我无论如何也得过去.

  宣秒飞快的奔跑着,他没找到车.

  现在,是几点了?宣秒想着,他看到了一辆自行车.

  嘟—嘟,怎么回事,多多叫着.

  塞车了,估计要好一会儿,出租车司机说道.

  可恶!多多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诶,等等啊,这可是高速公路啊!

  额,宣秒被石头绊倒,自行车被撞坏了.

  宣秒托着受伤的腿继续跑着,快呀快呀,宣秒想着.

  快跑起来!

  天色渐渐亮起来了,太阳的光掩盖了星星的光芒.

  太阳的光是普照大地的,唯有星星的光是唯一的.

  两个少年在夕阳下奔跑着,他们同一时间停了下来.

  多多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宣秒,笑着说,我说什么来着.

  世上没有绝对的悲剧.

  宣秒也笑了,他们两个往大树走去.

  那棵树还是屹立在那里,没有一点变化.

  多多和宣秒都准备好了,他们走进了那个树洞.

  呈现在两个人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剧院,他们都变成了小时候的模样,站在一群椅子当中.

  眼前的女孩正在唱歌.

  是湘湘最喜欢的歌.

  多多和宣秒跟着唱了起来,他们什么都明白了.

  那两个椅子就是为他们留的,湘湘一直都在这里,只是他们谁也没想过进来看一眼.

  三个人都站在一群椅子中间,舞台在他们面前.

  已经不需要了,多多想,只要有我们三个,那都可以是舞台.

  乐队的核心回来了,宣秒想着.

  我放弃了自己的前程,我阻断了自己的后路,但至少,我遇到你了.

  一首歌结束,两个男孩等待着期待的面庞.

  她转过身来了,很美.

  两个男孩笑了,女孩也笑了,他们拥抱在一起.

  我只想要抓住流年,好好的说声再见.

文章标题: 流年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04.html
文章标签:流年

[流年]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