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正名

时间: 2019-09-29 09:28:03 | 作者:高兴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23次

正名

  天下着雨,我被人放在一张胶布口袋上!这是早上装我来的那根口袋。

  这条街,我很熟悉!同一个路口,同一个地点,连味道都是一样的!这条街,我来了有三次了。

  在出门前,他说:如果今天还出不了手,便会把我煮了!我知道母亲就是那样被他煮来吃了,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我很饿但仍是努力装作很精神的的样子,尽管站着有些发抖,但我还是不时的望着眼前这些过往的人。我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昨天有人说我长得不好看,但我还是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带我走!带我离开这儿。

  街上的人,己经散得差不多了!我开始蹲坐在地上,想着回去之后的命运。

  就在这时,有人停下,我立马站起欣喜的看着他。

  他长得很面善,一根烟枪放在嘴里!他身上的味道几乎全是和那烟枪里散发出的味道一样。他的手心好硬,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他捏着我的后颈把我提了起来,我没有反抗只是半伸着舌头!终于,他点了点头。

  他和他说着话,最后两人比划着!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几张纸,从中抽了两张给他。

  我被他装在了背框里,除了感觉有些摇晃以外就是他时不时的会回头看我一眼。把我抱出时,他看着我的双眼说:“从今天起,就叫你“来福”吧!”

  我在地上跑着、跳着,以示欢喜!我时不时会跑到他身边,他则冲我笑着。大门开了,我躲在屋子里从门缝看着,那是个小孩!我向小孩走去,但听见小孩说话后我还是跑回到了他身边。

  只听他对那小孩说着:“这条狗是身披乌云,脚踏黄金!是难得一见的。”我不懂。但我看他笑着,便知道不是坏事了。

  后来我稍稍懂了一些他说的话,如果有人进门,他没招呼或是并没有向我走来的话,我便可以对进门的人大声吼叫!如果他招呼了或是后向我走来,那我则得停止吼叫。

  他时不时的会出远门,我有些好奇!便跟着他,他路上叫我回去,我仍是跟着但后来到街上时,看见人多了,我便不得不寻着原路回去了。

  我在屋门口等着,要是听见有他或那孩子的声音,我便远远的跑过去!我仍是跳着,那孩子怕我咬他,他好几次都是用脚踢着我,但我不觉痛仍是跳着!一直都是。吃饭时,便听他对那孩子说:“来福,是不会咬你的,你看!”我一听他说话便跑了过去,他果真把手伸向了我,我张嘴用牙齿磨着他的手,他笑了。

  我没有太多意见,有次,那孩子不知是用什么来拴我?我知道他是怕我出去惹事,我明明是向他善意的走去,可他仍是每次都会用着相同的技量唤我过去。随着身子的长大,颈上的颈圈陷进了肉里!虽然很痛很痒,但我没有叫,只是坐立不安!因为我觉得只要能吃饱饭,那就比什么都好。

  过了不知有多久,他唤我过去,摸着我!手却停了,只听他说:“你看你做的事,给来福拴的什么!”他剪开了那东西,虽然比平时痛了许多但我知道只是一阵儿的。

  因为天性,我生下了人们所说的小狗,小狗有着生性好斗的本事,一月后便出事了。

  他买的鸭子被小狗咬死了两只,我知道闯祸了但却不能阻止什么!他回来了,他追得小狗直叫唤,有两只被他抓住摔在了地上!一只死了,一只被他绑上了绳子,我去看过,那身子还在发抖!可我什么也不做。

  那小孩在下午的时候也去柴房看了那被绑着小狗,但他只是看了一会儿便走开了。

  晚上,他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点起一堆了火,把那两只小狗挂在树枝上烧着。

  我闻到了两种味道但都是不忍发生的,那小孩向我走近,扔了一块骨头给我,我闻了闻却是没吃!只听着他对那小孩说:“虎毒不食子,它是不会吃的,”是啊,我怎么可能吃自己的孩子?我不是前些天他说的那只猫,自己生下的小猫仔都吃了!虽然我不懂他所说的属象相冲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闻得出骨头的本质味道。

  这三天里,我都没吃饭!虽然他说:“狗是喂不饱的,一顿吃饱可以七天不吃!”

  剩余的三只小狗,像是被打怕了,都蜷缩在我身边!但我还是不知道它们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这天,他对那孩子说:“我们家是喂不下这么多狗的,喂多了脏地!”我看着他把另外的两只小狗抓了起来,装在以前装我回来的那个背框里!我跟着他但他在走到大门口时,便很快地把我关在了大门内。

  我透过门缝看着他坐上车走了,我心很难受,发出着哼哼的声音!回头看着,我向唯一剩下的那只跑了过去。我用舌头添着它,那孩子说过我是脏的,我以前用过同样的方式去添那小孩但他除了大声的骂着我以外,便没有了其它。

  中午,他回来了!我欢快的向他跑去。他放下背框,从里抱出了那两只小狗,又对那孩子说着:“摆街太狼狈了,算了,这狗今后就自己喂着吧。你们可别再给我惹事,还有你!”

  我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但那两只小狗有没有听懂?就是不知道了。

  四个月过后,它们还是惹事了!有一只小狗把邻居的小女孩子咬了。我虽看着他回家后就骂着那只咬人的小狗,但紧接着便是那邻居拿着一根树枝走了进来。

  邻居是个盘着头发的妇人,那样子张牙舞爪的,二话没说上去就打了那咬人的狗,仅就是两下!我听见了它的求救声但我无能为力,我知道妇人是不好的,她平时就经常和一些人斗嘴,因此它很快就死了。

  第三天,有一只狗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我出去找过但是没有找到。在我吃饭的时候,听见他对那孩子说着:“现在入冬了,吃狗肉的开始了,外面倒处都在放枪,把狗狗些拴好!尤其是来福。”我知道他所说的拴好无非是白天拴着,晚上就放了。

  虽然是晚上,但我还是出去找着,我不相信它不见了!然而我走遍了许多座山头,都没有发现。晚上睡觉时,我却做梦了!

  早上天还未亮,我便用头轻撞着门,他向我走来,也许是知道我想要出去便给我开了门。

  我去到了梦里梦见的那个山头,我闻着草丛中的味道!它的气味很弱,我向前走着。

  是粉!但我已经吸入了鼻中,很快我便感觉到四肢有些无力,只走了三步便倒了!倒地后的有人向我走近,这人我从没有见过!他手里拿着一根口袋:“等你很久了,嘿嘿!”

  醒来时,我看见周围有好多的铁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只狗!有的嚎叫着,有的身子发着抖,有的身上血淋淋的。

  我想起他说的话,它或是也在这儿的,我站起身时才发现这笼子竟是这般的小!我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哀鸣。我不求谁听见,只是想知道那个抓我的人在哪儿?

  是它的声音,我听出来了,我听出来了!我再次叫着,它回应着,而我只知道方向在那但却没见它在哪?

  我们被集体搬上了一辆大卡车,我再次感受到了小时那种被装在背框里的感觉。

  天空下雨了,还伴着嗡嗡的雷声,我和它们一样再次的嚎叫着!尽管车速很快但还是看见不少人在回头望着这边。

  车停了!车上下来了两个人,他们搬着笼子。

  这是一个商场,空气中的味道更让我相信这是一个血腥味很重的地方!有越多的笼子搬下车就意味着会有越多的狗死在这儿。

  是它,我看见了!它也从众多悲鸣声音中找出了我,我看着它在笼子里转着。

  这时,一个穿着皮衣的人,他一手拿尖刀、一手拿着一个长长的铁夹子,走近了那些放在地上的笼子。他看了看便打开了一个笼子!抓出了一只狗,这狗正是它。

  它被夹子夹住后便再也发不出叫声,挣扎的身子已是徒劳!穿着皮衣的人手很快,一刀捅进了它的肚子,血流得满地都是,它的嘴里也有血。皮衣人夹着已奄奄一息的它,把它放在了抬称上,皮衣人不笑的脸在这时候却笑了:“好,二十七斤半,下一只看看有多重?”

  我没有叫出声,只是一动不动的眨着眼!算是为它送行。

  车子动了,我虽然早已见识了人类的残暴但现在却是第一次见他们可以这样的随便!兴许是见了刚才的情形,此时却没再也没听见哪只狗再叫唤了。

  车子再次停下时,是个大型的游乐场!一个女的上前看着,我听着她说着话:“这次来的怎么都是这么难看的!”

  司机从车上跳了下来:“最近你也知道,顾客需求老大了,我们货源也是很紧的!我说小姐你就别挑三拣四的了啊。”

  女:“好,好好,可你上次给的那十只,不受用,还没玩两下就死了!客人都说不尽兴。”

  司机:“这又不是玩具,谁让你们要没命似的弄,自己倒是挣钱爽了,可这不敢声张的畜生就不好过咯。”

  女:“好了,好了,给我挑几只好看的。”

  司机:“得,就等你这句话了。”

  我不懂那女的说的是什么意思?司机随意的搬着笼子!却像是他心里已经有数似的。而笼子里的狗,像是在刚才就已经吓破了胆一样,这时候在笼子里动也不敢动。

  车子快走时,那游乐场内又出来了一个手拿着皮鞭的男的:“老板,你找我?”

  女:“把它们都给我训练好了!饭要喂好,后天可还有一场百万文艺演出呢。”

  此时,车上的笼子少了许多!车子没日没夜的开着。再一次停下时,我只觉得自己已经饿得不行了。

  这是一个荒弃的村落,车子停下后,司机下车吹了几声口哨!几声过后,从一条过道内走出了几个人,看着有长发,短发!从衣服看应该是有男的也有女的,这几个人都用面具遮着脸。

  司机:“都是老熟客了,还蒙着个脸做什么呢?”

  猪面具:“你懂什么?你做你的,其它的管那么多干嘛!”

  司机:“我知道,你们一定又是在搞什么玩意?还怕人爆光不成。”

  机器猫面具:“为了探索,为了进步,为了人类潜在的满足欲望!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司机:“钱带了吗?带了我就给货!”

  六娃面具:“怎么?你还怕我们没带钱!”

  司机:“不是,我只是怕你们身上的钱不够,把笼子都给他们搬下来。”

  猪面具:“就算是大半车,我们也要得下!我们的钱可比你好挣多了。”

  司机:“好好好,你们厉害,行了吧!”

  六娃面具:“这叫艺术,你懂不懂,只要有需求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黑暗。”

  就在这一天,他们杀了一只狗,我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过程中会发笑?而且还要把肉捏在手上在一块像板砖一样的东西面前晃来晃去?但我知道这样的情形很快会落到我身上来。

  如此五天,他们杀了多少只狗?我并不记得了!只是记得这些天所见的:除了血便是同类的尸体。我已经麻木到不知自己是否还活着了?

  我知道这样的命运落到我的头上时,我一定会是最惨的!因为他们每一次的手法都有不同。然而这天一早,这些人却慌张了,没命似的收拾着东西!跑了。我不知道他们跑向了哪儿?但我知道的是后面来了很多手上或肩上拿着一些闪光的东西对着我们。这些人还没走,又来了一些人。

  这些人穿着很像那个把我放进背框的那个人的样子!这些人把笼子打开放了我们出来,有个人抱起了我,但我仍是发现之前拿着闪光的那些东西的人仍是在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着光。

  我被抱出了屋子,我以为这人之前说的那些话的意思是要带我回家!可在他走了几步之后,他却回头看了看身后,只转眼间便把我扔在了地上。还好我身子不是小时候,现有些灵活所以并没有完全摔在地上。

  对气味的灵敏让我还不至于被饿死!虽然现在的我很瘦但我仍是游走于人少街道上。

  为了吃,我守着过一个小孩子,等他把手中的鸡腿啃完!可是他却把未啃完的鸡腿扔进了一个绿桶里,我围着那绿桶转了许久,最后终于从砖头上跳了上去把那绿桶扑倒了。我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找到时,对面却来了一只大狗!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狗?那家伙形状和我差不到哪去!都是四脚着地,虽然是长得难看了点但却也相当于六七个我加在一起了。

  那家伙对我大吼着,除了让我觉得它声音浑厚以外便是它那流着口水的嘴太过夸张!牵着它的是一个个子很高的人,比我之前见过的所有人都要高。

  我把尾巴夹着,以示不动干戈!我飞快的跑了但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句:“狗就是狗,永远也不会变成犬!”虽然听起来不顺但字却是清晰的。

  在车上是不可能一路留下味道的,所以回去是有些不可能的了。

  也许是被吃给冲晕了头,我无时不再找着吃的!除了睡觉以外。我走过冰天雪地,走过茫茫草原,走过沙漠,走过深山老林。

  在深山里时,有个猎人说愿意收留我,但是他要我与他的那些猎狗们一起!最后发现我要逃走,他便要吃我,于是我没命似的跑着。最坏的时候,是我走路已经没有了力气但我仍是步一步的寻找着食物!这时一个人路过我身边,他手里拿着包子。他看了看我,扔了一个给我!我含着就吞下了肚。

  这时,已是花开时节,我并不知道这个陌生的村子经历了什么?他们手拿着棍棒在菜田里找着什么!后来我知道了,他们找的是狗。

  也许是因为常年的流浪,我走不了几步,背便会往上弓一下!而且还会发出一种我极力想克制的声音。

  人们看见我时,便惊恐地说道:“娃娃,走远些!那里有条疯狗。”我抬头看了看她,她用声音恐吓我!并把我面前的小女孩赶紧拉了过去。

  后来,有胆大的人便拿着小石头扔我!我夹着尾巴四处逃窜着,至到后来我甚至怕见到人。

  逃了有多久?我并不知道!只知道地里的豆子长出来了。

  饿的时候便去水沟里添两口水喝,山上吃些野草!我在豆角地里寻找着,我闻到了那个以前把我放进背框里的那个人身上所流下的味道!那是重重的油烟味。

  远处有两个人像我走来,路有很多,我并不认为那两个人是针对我的!因为他们都是小孩子。

  我依然走着,闻着闻着却闻到了铁的味道!这豆角地里怎么可能会有铁?我四处看着,回头却看见这味道原来是从那两小孩子其中一个手中传过来的。

  这人身穿着西服,一双皮鞋擦得很亮!这本倒是也没有什么的但就在刚才却看见了他握着刀的手,突然捏得很紧。

  我跑着,但还是被那刀打中了!不过还好是刀背,虽然是刀背但却也是把我打翻在了地上!我在地上直翻了两个身,因为打中的是我的背骨。

  嚎叫的方式有很多种,但多是因为痛而嚎叫!那穿西服的小孩:“你看,我打得准不准?那狗肯定死定了。”随后,我见他向我冲了过来。

  我仍是嚎叫着但却一声比一声小,我跑了,拼命的跑着、逃着。

  走了不知有多远,我突然闻到了一股异性的味道!果然向前跑不远便看见在一片地里有三只狗,我跑了过去但它们似不大欢迎我、还咬我,而我只能远远的看着。

  路上,来了辆不知是什么车?两个轮子的。

  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人拿着一杆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长长的。只见他好似举起对着了那三只狗,我以为这或又是一个什么闪光的东西。

  这时,那东西突然发出了一声声响,声音像是把天空划开了一道口子!那东西冒着白烟。

  随之而来的是鸣叫声,这声音比我叫过的任何声音都要凄惨!那只花色的狗倒在了地上,样子像是很想要站起来但却又站不起来,声音很是痛苦,这是临死前的哀嚎。

  就在这时,山下有几小女孩子跑了过来时,那花色的狗很快便不再动了!其中有一个散发小女孩说着:“小花,……”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叫那只花色的狗。但我却看见了她叨着叨着就流起了泪。

  散发小女孩又是看着还站着的另一只:“快跑啊,快跑,你再不跑就要被打死了!”

  等我向之前那个人看去时,只见他已是举起了那东西!呯的一声。

  也许是那只狗偏了一下,因而并没有打中!在空中飞着的也不知是什么?它竟是碰到了对面的房子的墙壁上,发出了“砰!”的一声。还好我自己耳朵也不差,竟是听见了那东西穿过叶子的声音。

  两只狗,没命似的跑了!我自然也是。

  我终于找到了以前那个把我放进背框的人的家!我在门外看了很久,我不知道要不要进去?这房子变了很多,再说我现在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还认不认得出来?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进去,因为我闻到了那小孩子的味道,竟管已和那时候有些不一样。

  房子里有好多的人,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但这些人额头上都蒙着有白色的布!

  我从人群中看到了那个小孩,只是现在他已长成了个大人了!他身边还有一个女的,以前我从没见过,他俩人在一炉盆前烧着纸,只是这纸和那年他父亲从衣服口袋里拿出的纸有些不一样。

  我向他冲了过去,我欢喜的跳着!他惊恐着还未来得及站起身,但就在我向他扑去时候他仍是伸手护着和他一起的那个女人。

  多年不见,我很是激动!我不顾一切地添着他的脸。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一脚把我踢开了!因为很瘦,所以我被踢得很远。摔在水泥地上的我并不觉得疼,我没有叫,一声也没有!我再次的向他跳着跑了过去。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

  “哪来的野狗?看打!”我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是谁?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许多人的追赶!人群中,我甚至看不到他了。

  我拼命的跑着,但人却像是无处不在似的!我知道我不能走,如果出了这个大门,就再也不能进来了。

  经过鸡舍,我闻见了异性的味道但却不是我所以为的那种!我向里面看了一眼,它们不在了,它们去哪了?鸡舍就像是个死胡同,这和以前我所呆的地方完全就是两个样!我看着拿着棍棒的人,有人竟然把手里的棍棒用力的扔向了我,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马上打死我。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挨了多少处打?只知道的是:我的声音掩盖过了打在我身上时发出的声音。有人说要打死我吃狗肉,我听着这话便从人堆中找着这人,我找到了!这人似很怕我,手中的竹杆不停的挥舞着但每一下似都很用力。

  终于,我咬住了这人手中的竹杆,我拼命的咬着……竹杆被我咬破了!但我嘴里的血也把这节被我紧咬不放的竹杆给染了色!有人惊恐的大叫着,说我是疯狗。随之,便有不少人把棍棒的方向都对准了我的嘴。

  最后,我不得不松开流着血牙齿,我窜了出去!这时,竟是所有的人都让着我了。

  全身是伤的我,走着走着便是倒在了一家人的门口前。

  醒后的我,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这人在灶台前不知道在炒着什么?看着周围,我才知自己是被人给拴了起来。

  那人不一会儿便把那锅里的东西洒了些在我面前:“吃吧!”

  我以前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但同样的味道,我却是闻了不少!这是玉米粒。

  我以为很快我便是会吃上米饭的,可后来才发现这人除了玉米粒以外,似就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

  他很少在家,每次走时便会捧些玉米粒在我面前!这泥房子里似就他一个人,生活很不如我意。

  这天,他样子很奇怪!还有就是我发现:他已经两天没出去了。

  中午时,来了几个人:“居然偷钱偷到我家来了,你找死啊!”

  我只看见有几个人走进了他住的那间屋子,但他们出来时候,手中的棍棒已经没有了。

  我一直没睡,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房间!我希望他能从那房间里走出来,可是我的叫声似并没有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结果他还是没有从那房间里走出来,他是从里面爬出来的!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爬了很久才爬到我跟前,直到他松开手,我看着那十几颗为数不多的生玉米粒,我才算明白过来:他身体受了很重的内伤。

  他似连头都懒得抬,奄奄一息的说着:“我原是想救你一条命,可是你跟着我就没吃过一顿饱饭,说过份点,甚至连饭也没吃上!我也想让你吃一顿饭,你还是逃命去吧。”他还没有把我脖颈上的绳子解开,他就已经不再说话了。

  我并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只是大声的吼叫着,如此到半夜,我已口干舌燥!再也叫不出声、也没有力气再叫。

  天亮时,他仍是还趴在我面前!我像昨晚一样用爪子拍打着他的身子,但他除了我拍打的动静以外,他自己本身竟是没有一点反应。

  “你喂的什么狗?昨晚叫了一夜,吵得我整晚没睡着,做梦都梦见有狗叫! 啊!狗吃人啦!……”我看着那人时,那人已经跑出了门外。

  待到中午,终于又有人来了,而这些人却一人拿了把锄头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人膀子下夹着一个本子:“谁说的吃人啦!这不好好的吗?”

  他在各各房间里走了一圈后,对那些人说着:“好了,回去吧,这人是饿死的!下午我去找道士看下日子。”

  晚上,我听见外面有大车过路的声音,奇怪的是到了门外却停了!早上那个夹着本子的人把门打开了:“你们,小心着一点啊!”

  随后便有一口棺材抬了进来!我看着他们把他抬着放进了棺材,还在棺材前点起了蜡烛、香,供了三个苹果,还烧了些像那天我见过的纸。

  夹本子的人说:“老师说了,明天早上就抬上山,你们几个可要早点来啊,”

  其中一人:“明天啊,这棺材就放在地上,需不需要守个夜什么的啊?”

  另一个人:“你傻啊!他又没有后人,守什么夜?这里不有一条狗看丰吗。”

  半夜时候,屋内的蜡烛早已是燃完,我竟是听见了声响!寻声看去竟是几只老鼠。

  我不知道它们要干什么?但他们却是在向棺材靠近!我站起声,机灵地看着它们。

  它们竟是在往棺材上爬!我往上面看去时,才发现那有一条缝!那么大的缝,那些人是怎么弄的?我朝那嚎叫了几声,那些老鼠尽数的跑了。

  可没到一会儿,那些老鼠又来了!有一只还跑到了我面前!我朝他叫了两声,一看其它老鼠竟是没有跑,而且刚才那只朝我来的老鼠已经向那些老鼠靠去了,还似在小声的叫着。我知道这可能是它们交流的一种方式。

  它们竟爬上了棺材,而这次无论我再怎么叫?竟是也没把那些老鼠吓走,它们反而都爬进了棺材!到天快亮时,它们也没出来。

  大门再次开了,走进了八个手拿绳索和木棍而且肩上还抬着两根大木棍的人!

  “哇噻!灵台怎么这么乱?”

  我朝他们叫着,也许是听见人说话了,那些原本在棺材里的老鼠都是相继跑了出来。

  “我日哦,有老鼠,快去看看!”一人说着,其他人均是放下了家伙事,上前推开了棺材盖。

  “我的妈呀,这还是人嘛?眼珠子都没有了!”

  “快盖上,我受不了了,哇哇哇哇! ……吁,可惜我早上吃的肉包了。”

  我不知道他们要把那棺材抬到哪去?我的叫声,他们似并没人听见!等他们回来时,棺材已经没有了。

  “你说这人会不会有钱还没有用完?”

  “你看那狗,吃的都是些什么?哪可能会有钱!”

  “你们都是外村子的人,不了解!这人平日里就是偷人钱财,有钱就用了,哪会省?走吧。”

  “那狗怎么办?”

  “你去放了它吧,这样的肉吃了也不吉利!”

  “它咬我怎么办?”

  “你傻啊,打死了,不就不咬了吗?”说着,他便是拿着手中的棒子向我走来。

  “你别,我可不想那一天你死的时候也是今天这个样子!”那人说着已是上前解开了我的绳子!我站起身看着他,我跑了。

  “我就说嘛,狗是最通人性的,怎么可能会无故咬人!”

  我拼命的跑着,我只想到山的最高处去!我寻着一座山上去了。

  我嚎叫着,不一会儿,我便发现山下的地里,有人注意到了我!那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我还是停止了叫声,等他不再注意我时,我又如之前一样嚎叫着。

  最后,那小孩朝着声音的方向上了山!高高的草丛成了我挡身的东西,我不知道他是否已发现了我?但我还是窜了出去,他像是被吓了一跳。

  我找着这三个人,但却一直没再见过!后来我却见到了另一个人,这人开着小车,他是那天打那个抓玉米粒给我吃的那个人。

  我跟踪着他,但他却并不知道我!他和一个看似关系冷漠的女人有四个孩子,又和另外两个没有孩子的女人关系却是非常的好。他还和一个有了男人的女人,关系有些扯不清。有次他在路上撞死了人开车跑了,可后来他开车去了一个全是穿着黑衣的人的屋子里。有次他带了一个女歌星上了他的车子,但后来她跑了出来!他又去了那屋子里,而出来后的第二天便开车停在了那女歌星的屋子外,从几个黑衣人进去到出来,再到有一群拿着闪光一样东西进去后!他才走。

  我决定杀他,但他很胖!我感觉要杀他还是有些吃力的,这样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一口咬死的。

  后来我决定去跟踪他唯一的一个儿子!他儿子很小,瘦瘦的,我相信自己一口就能把他咬死!但就这样的一个人却有三个男人整天跟着,我要怎么下手呢?

  这天,我找来了一个帮手,它说它叫儿子,我问它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它说是养它的人给取的!它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说了原因后!它说可以但前提是事成后须得跟它去一个地方。我虽不知道会去哪?但我还是允许了。

  这天,它说它会装成了一樽石像的模样,在他儿子来回的必经之路上!而我只要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一有机会便上去。

  那孩子来时,我的心跳的好快但我仍是远远的,头也不转的看着他。

  “你们看,那只宠物狗居然嘴里含着一根骨头!”

  “小少爷不要过去!哎”

  “是石像,不咬人的,噫,这骨头怎么是真的?啊!”

  “小少爷?”

  “吗的,这箱子里居然有一只,居然还咬我,给我打死它!啊!”

  见那三个人去追那只狗去了,我便窜了上去,扑倒了他!

  我咬着他的脚和脸,就在我准备咬他第三口时,背后传来了声响。我之前听着不少人说疯狗吃人了,当时我并没有注意,而现在却是这样的声响,这和那时候那只花色的狗死前的声响是一样的。

  我跑了,我没看他是不是死了?我听见了好几声那样的声响!我叫着但却不是为痛而叫,而是为高兴。

  跑着跑着,我竟是已经没有了力气!

  看着周围,我竟是已经来到了一片满是小土包的山上!要不是有乌鸦飞起,我是还不会注意的,每座小土包前都立着一块雕刻了字的大石块,虽然形状不一但我却是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只是看着那些刻在石头上的画却像是一个人的模样。

  草丛虽没高过我的身躯但却挡着了我的嘴,让我不得不抬起头!除了风声还有一种声音,那就是水滴打在叶子上的声音!

  我停住脚细听时,才知竟是从自己身体里流出的,这和那年看它身上被捅进尖刀时流出的东西是一样的。

  无力,难道自己也要死了?我仍是走着。

  前面没有路了,正要躺下时却发现这又是一座小土包!这土包不同于其它,这比其它的要出了许多。而且上面的画像,越看越觉着那就是以前把我放进背框里坐车背回家的人!他还给我取了个好听的名子叫“来福!”

  这石头上为什么会有他的画像?墓里是什么?

  “跟我走吧!”我吃力的扭转身子,身下的石灰地已经成红色了!说话的人也已经转身了。

  虽然走路对于我来说已是很困难了,但我还是跟着那人走了。

  一步,一步,好慢,好慢!慢到我能看见风在流动,那人的头发在飘动。

文章标题: 正名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13.html
文章标签:正名

[正名]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