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渣男

时间: 2019-09-30 09:25:25 | 作者:1来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7次

渣男

  她说:“亲爱的,我们或许撑不过这百年。虽见过去那千年万年如一瞬,可当下这时光却度日如年。看起来,我们好像在努力着,坚定而勇敢,但我的内心却充满了恐惧。我感觉到,朦胧的前方,好像有什么要将我们冲散,我害怕,我们将来无法在一起……也许,亲爱的,也许我们并不适合,我们就走到这里吧。”

  后来,她又说:“亲爱的,原谅我现在仍然这样叫你。我想告诉你,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一片大海。醒来后我在想,或许,我们将来可以一起去看大海,我们将在沙滩上漫步,我们可以迎着海风,听海浪的声音。”

  另一个她,含着泪说:“如果你还想她,如果,在你心里,她比我更重要,那你,不必纠结,真的,我可以成全……”

  他说:“我对不起那另一个她。”

  “那时候我高一。我与另一个她结束了之后,虽内疚着,但都来不及表达。我便匆匆去见她,与她重新和好。这之后,我们在一起了很久。如果把梦里梦外的时间都加起来,已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长到生出折磨,久到我们都能感觉到痛苦,久到不能分开但又不能在一起了。于是在一天夜里,在电话里,我跟她大吵了一架,我告诉她,希望她能够找一个她身边的人。这通电话之后,我们很久都没有再联系。直到有一天,也是夜里,她给我来电话,说她找到了新男朋友。那晚我在天台上,哭得像个女人,电话里也像个泼妇一样骂着脏话,一直骂到电话挂断。这还没完,后来她还陆陆续续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每次我都在电话里说她贱,而她每次都不忘跟我讲,要好好读书。但终于,她再也没打来过了。而没过多久,我也毕业了。”说到这,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一支烟燃尽后,他接着说道:“在没有她的日子,我的感情空白了很长一段,但我与她却仍未缘尽。我们又再相遇,面对着面,只一眼就能看到花火。相遇后,我们又开始频繁地联系,凭借着往日的温情,暧昧之间,我们又重新来过,可终要折磨,终要痛苦,即使分分合合,重头来过又如何。最终,我们都变得平静,直到心也已经不再会为对方泛起涟漪,已然耗尽了这份感情的余热。所以,我们终究也没能一起去看大海。”

  最后她说:“我们也许,适合做朋友。”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上了大学,感觉大学时光很漫长,比小学到高中加起来还要漫长,为了避免空白,我开始鼓励自己去尝试,去想象美好的爱情,可我越是想象,现实就越是不如意。我尝试过几段恋爱,总是刚开始没多久我就退出了。朋友们听过了我的事情之后,开始觉得我是个渣男,我也没觉得在意。就这样,直到我遇到了那个她。虽然仍是异地恋,但我已经有了经验教训,避免了很多弯路,感情进展很顺利。可后来因为我奶奶的离世,我失控了。那天,在我得知我奶奶离世时,我想要从那个她那里得到一些安慰,可那个她却让我感觉到孤独。也许是因为我没有告诉那个她我心里的难过,我和她开着视频,我想把我的难过写在脸上,以此求得一些安慰,可是无声中却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关掉视频后,我给那个她打了电话,在电话里破口大骂了一晚,洒脱地结束了关系。但可笑的是,过了一周,我又打电给那个她,求她原谅,可事情已天翻地覆,短短一周时间,她的心已经不在我这边,即使我后来死缠着终于与她见面,甚至跪下来求她,她也没有回心转意,只哭着求我别这样。之后,当我渐渐静下心来,了解到了那个她的内心后,我终于相信,我们已经结束。可我仍未死心,仍尝试接近,希望我们能重归于好。死缠烂打后,那个她也给过我机会,一番尝试后我终于确信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因为那个她已然是我身旁的一座冰山,即使我迸发出所有的热量,也止不住这段感情的冷却。连着我的心都一起冷却。”

  “我开始顶着渣男的名号生活,将网名也改成了‘你好在下渣男’,但我却没有尝试过新的恋情。后来接触过一些异性朋友,我总会先试探对方是否喜欢自己,然后只有当我确信对方确实不喜欢自己时,我才会真正接受这份友谊。再后来,当我又开始觉得自己能够重新出发,当我又开始去想象美好的爱情,开始去尝试时,事情却又回到当时那样,几段恋爱,总是刚开始没多久我就退出了。就这样,终于我坐实了渣男的称号。到这时,我缓缓停下了脚步,因为我终于意识到,我的无法善始善终,对于她们的伤害,所以我开始收起自己的想象力,开始习惯这日子的枯燥,承受这生活的孤独。终于,我由心地觉得,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说到这里,他笑了笑。

  沉默之间,一根又一根烟燃尽后,他终于开口继续说道:“我谈过的恋爱大多是异地恋,现在,当我想起她们,我只觉得,我与她们总是来不及相爱的。在我的心里,理想的爱情,应该就像《最爱》这首歌唱的那样--就让一生只为这段情,一生只爱一个人,一世只怀一种愁。可现实是,我们太容易分离。曾经,我与她们,因为上学或工作而分隔,即使约定好了一定会在某天永远在一起,但是当我们面对着截然不同的人生,我们的心也就不自觉地惶恐起来,即便我们努力温暖着对方,我们也绝无自信,让对方去相信梦想可以成真,就像《秒速五厘米》所描述的那样--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是那沉重的人生和漫长的时间,让人望而却步。只是我们勇敢,只像那飞往天空的烟火,熄灭过后,悲伤一望无际。自那时起,我已经是一个充满了遗憾的年轻人。”

  紧接着,他说道:“后来,我开始努力让自己过得充实,把每一天都安排得很满。我开始写作,开始锻炼身体,开始打零工,与朋友或者同学融在一起,无聊了就打打游戏,闷了就去到处走走,打零工赚够了钱就会去看看风景。于是渐渐地,我开始自然地遗忘许多事情,虽然有时候还是会生出一些幻想,但是直到我染上了烟,那些幻想也就自然地消失了。只是,有时回忆还会重现在我的脑海里,总也挥之不去。于是我都写下来,而每当过了一段时间,每当我重新去翻看我曾经写下的那些,悲伤的也好,难忘的也好,痛苦的也好,愤怒的也好……都已经平静。所以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是渣男了吧。”

  也许,是因为异山说得太多太乱,芒果还在云里雾里,但她的脸上已经褪去了一开始问他为什么起个‘你好在下渣男’的网名时的那种调侃的心情,一时间没有说话。婉儿,也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芒果才调侃道。哼,作为一只渣男你也蛮好意思的,人家就问你为什么起个这样的网名,你却突然跟人说起你的渣男往事,真是渣男不害臊,怎么?你渣你骄傲啊?

  婉儿也跟着调侃道。对对对,不害臊。

  异山笑着回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可能是因为今天很特别吧。

  特别?什么特别?芒果追问。

  就是忽然间,特别想跟你说啊。异山说道。

  哼。芒果冷哼了一声,脸上充满着不屑。听你说得,我都口渴了,老板!给我拿个啤酒杯,谢谢。

  老板给芒果拿了酒杯过来,芒果自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来,干杯!说着就要找异山碰杯。

  见状,婉儿立马说道。果儿,你不能喝酒!

  今天是我生日,我想喝酒,我就要喝。来,渣男,喝酒!芒果说着,给了异山一个眼神,要他端起酒杯。

  这时婉儿,突然盯着异山,一脸的严肃。

  见状,芒果对婉儿说道。婉儿,今天是我生日,我就想喝酒嘛。

  看着芒果一脸哀求,婉儿也就软了下来,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行吧,既然你想喝酒,那我陪你一起喝。老板,再拿个杯子,谢谢。

  婉儿也拿了个杯子,倒了满满一杯。三个人碰杯后,异山喝了一口,然后看到她们两个捏着鼻子,咕噜咕噜地把满满一杯喝完了,他再看了看他身旁的一箱啤酒,已经空空如也,也许是因为酒量已经差不多了,这一杯酒,他喝得很艰难。

  也许是芒果察觉到异山的那箱酒已经空了,立马向老板招手,对老板说道。老板,再来一箱啤酒,谢谢。

  看着老板把一箱啤酒放到自己边上,异山问芒果道。大小姐,你这是干嘛?

  怎么了?芒果反问。

  异山一脸无奈地说道。喝完刚才那杯,我已经喝了十瓶了,已经差不多了,喝不下了,叫老板退了吧,反正你两也就喝完你们刚开的那瓶就行了,退了吧。

  芒果看了异山一眼,说道。不退,怎么了渣男,你酒量这么差啊?

  异山怂道。是是是我酒量不行,喝不下了,退了吧啊,大小姐。

  不行,今天我生日,而且,而且我还是第一次喝酒,我不管,说什么你也得陪我喝。说到这芒果还有些急起来了。

  是啊,果儿跟我都是第一次喝酒,你一个渣男,两个大美女陪你喝酒,怎么的,还不乐意了?婉儿也跟着起哄。

  看着芒果和婉儿两人脸上红晕着,然后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开了瓶啤酒,又倒了一杯。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异山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过了,再看看酒箱里,已经只剩3瓶了,他满脸的难受,看得出来,他已经到量了。

  异山打了个饱嗝说道。差不多该走了,寝室马上就要关门了,我得回去了,我们走吧。老板,结账!

  老板来到异山身边,他刚准备结账,就被芒果拦下了。老板,老板,帐我来结,我们还没走呢,等下再结。支走了老板,芒果坐到异山身旁的座位上,拿着酒杯洋洋洒洒地,就又要跟异山碰杯。这会儿,芒果的脸已经红透了,身子还有些摇晃。

  看了看婉儿,这会婉儿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又看了看芒果,异山把芒果手中的酒杯拿了过来,一口喝完。然后对芒果说道。我们不喝了,再喝你也喝醉了,你先坐一会,坐一会就回去行吧。

  芒果抢回酒杯,又给倒满了,然后对异山说道。你你,你自己没杯子啊,干嘛要用别人的杯子,我可不要,跟你这种,这种渣男间接接吻。

  看着芒果,异山一脸无奈,只好去叫婉儿。李美女,醒醒,起床了。

  异山刚准备叫醒婉儿,就被芒果止住了。你叫婉儿干嘛!来,喝酒!

  见芒果端起酒杯,异山摇了摇头说道。我真喝不下了,果大小姐,我们不喝了好吧。

  看着异山一脸不情愿,芒果放下了酒杯,说道。不喝,也行,那你,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异山问。

  芒果问道。就是,你说你单身了很久很久很久,那你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啊?

  喜欢的人?什么喜欢?异山一脸疑惑。

  芒果解释道。就是那种喜欢,喜欢,真心喜欢的那种喜欢。

  异山一脸茫然,问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先老老实实回答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正当芒果继续追问的时候,婉儿已经醒过来了。婉儿对异山说道。既然果儿问你了,你就回答就是了。

  异山看了看婉儿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又看了看芒果也是同样的眼神和表情,然后说道。没有。

  真的,真的,没有吗?芒果又问。

  异山点了点头,说道。没有。

  芒果,抿了一小口啤酒,又说道。渣,渣男,难道你,打算孤独终老啊。

  异山笑了笑,回道。没那么严重,说不定哪天又遇上这么个人呢。

  芒果看着异山,异山这时候也刚好看着她,不过她又低下了头,用一个很小的声音问道。那你,那你喜不喜欢我?

  异山问道。什么?我没听见。

  芒果忽然抬起了头,提着嗓子,大声说道。刘异山,我超级超级超级喜欢你,请问,你喜不喜欢我?!

  不,不喜欢。

  夜已深,于大风中,异山倒在草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他拿出手机,删掉了芒果和婉儿的联系方式。

文章标题: 渣男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25.html
文章标签:

[渣男]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