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你还在呢

时间: 2019-09-30 09:25:46 | 作者:1来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4次

你还在呢

  哦不,不应该说是录取,只能说是随机选上了,谁都知群众演员门槛低,无学历,无身份,甚至有的群演还无需身材面貌。就在刚刚,我跟着一大群自小便有演员梦的大哥大姐们顶着毒辣的太阳一同站在影视城门口,制片人像挑白菜似的在我们之间挑选群演,眼也没挑,随手一指,被点到的还真以为自己气质或者样貌符合,抱着终于被伯乐选上的心态,高兴的相拥一起欢愉雀跃,有人甚至还往家里打电话报喜说自己终于被选上当演员了,就是那种站着不动连镜头估计都扫不到的那种群演。

  我来影视城工作并非像他们那样,拥有演员梦或者明星梦,相反我对演员梦无感,我来的目地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听说最近“华南”影视城有导演过来准备新戏,是一部古装剧,导演出手阔绰,不仅高薪酬邀请男女主角,连群众演员每日的薪酬都高的令人动心,我就是被他的“天价”吸引过来的。我也不是小白,自小学过武术,喜欢打戏,之前也有在别的影视城当群演,群演不是我的工作,只是我的兼职而已。我需要钱,一有空我便会上网查找群演兼职来赚足我的钞票梦。

  角色已经选好了,影视城门口已经拉开横幅,上面写着“XX正式开机”导演以及一伙主角都已经出场,氛围很好,我听见身后有一群女生小声嘀咕,语气略显兴奋:“是欧阳楠跟亚娜。”

  “我的天,古装男神女神都被选上了,这剧一定大火。”

  “终于盼到他们合作了。”

  我虽然对明星的话题不感兴趣,但平时耳边也没少听到过他们的名字。欧阳楠,九零后,长相俊俏,演技一流,性格孤僻,话少,有洁癖,不爱与人触碰,年纪轻轻,演过数多部古装剧,每一部都是高评分。我曾在一朋友的电脑屏幕上看过他的古装打扮,确实美的惊人。

  而亚娜,我对她一点也不知,甚至连她的照片我都没见过,如今本人就站在我不远处,从我这个角度看的不太清楚,不过从周围男生赞叹的目光中就得以深知,此女确实漂亮。

  我的工作很简单,演一个只管站着的女婢,无台词,特别轻松。

  主角开始入戏,而部分群演也已经开始,我化好妆,穿上古装衣服,在一旁等着到我的戏。

  期间,我接到了医院的来电,告诉我我妈的医药费要准备了。我说好,把卡里剩下的钱全打了过去,留下五十元做自己的生活费。

  看着手机上的余额,我把眼眶里的泪水生生地憋了回去。

  夏之,没什么大不了的,拿到兼职的钱,老妈的医药费就有了,好好干!

  我在这头悲春伤秋,另头却传来一阵骚动。

  “快,亚娜中暑晕倒了!”

  我迅速起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过去。

  我吩咐人把亚娜抱到阴凉处,掐她的人中,并让人去拿湿毛巾以及温水,很快,亚娜醒了过来,并被经纪人带去休息。

  其实剧组有医生,我有那么强烈的反应都是因为我有职业病。

  是的,我是一名护士。

  不过,已经被医院开除了。

  想到这,我苦笑一声,准备离开时,却突然被导演叫住。他说:

  “小姐,你比亚娜的替身还神似亚娜,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亚娜的替身就是你了。”

  2、其实在医院工作的时候就已经有好多病人跟我说我长得像明星亚娜了。当时我以为她们只是在跟我开玩笑,并未当真。如今看着亚娜真人,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哪里是替身,分明就是对双胞胎!

  亚娜因为身体不适,暂停工作,她今天所有出场画面由我来替她完成。导演把替身这个身份交给我后遭到剧组所有人的反对,也难怪,我并非科班出身,甚至小白,未经过培训,就一路人,这样稀里糊涂被拉来当替身,简直毁剧。我也向导演说明了一切,可他说时间紧迫,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让剧组给我个机会,不行再说。

  不得不说,演员这条路真的特别辛苦,我记得有场对手戏,要被吊威亚,然后被敌方打倒狠狠从高空摔下来,那会我摔得可惨了,鼻青眼肿,两只手都被伤的血肉模糊,可能因为紧张,我演了几遍才过,还有一场是从长台阶上滚下来的,那是真的滚,身后连啥垫的东西都没有,这戏我也是演了几遍才过,以至于导演说停后我浑身痛,差点断气。

  我演过那么多场戏,这场最刻骨铭心,估计一辈子都会有阴影。

  剧组给的饭是外面叫来的盒饭,我的手痛得连盒子都打不开,好不容易打开,浑身痛得吃不下,刚好这时我又接到我妈给我打的电话,她声音微弱,问我吃饭了吗?

  我一听,再也忍不住了,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吃呢,在吃,医院有聚会,你听,好热闹啊,好多好吃的呢!”我把菜拼命地往嘴里塞,边吃别说:“妈,你要好好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我下班后就去看你。”

  说完,我迅速将电话挂掉,怕多说一句,我的哭声就会被她听见。

  余光中,我瞥见有人在看我,我抬头往那一望,竟看到了这部剧的男主角,欧阳楠。

  我这才想起他从开始到现在好像一直不在剧组。

  我把眼泪胡乱一擦,朝他尴尬地笑笑。

  只是我没想到他会朝我走来,并甩给我一个箱子。

  我打开,里面全是一些处理伤口的药物。我正想打从心底感激他,他便冷着一张脸跟我说:“我不与邋遢之人合作。”

  我……

  下午的剧是与男主一同拍的,导演把我叫过去,让我好好跟欧阳楠对台词,我拒绝了。

  我说我还有事,这场戏就不演了。

  大概没料到我会说出这话,欧阳楠愣了一下。

  好再亚娜在紧要关头也休息好了,她让经纪人过来通知一声,她恢复的很好,可以拍戏了。

  我大喜,只希望拿这一天的工资后迅速走人。

  可是,导演并不放过我,他意味深长地说:

  “夏之小姐,你是亚娜的替身,剧不终结,你不能走,我看了下剧本,你可以回去休息两天,两天后重返剧组,我可以给你高薪酬。”

  3、我从剧组赶至医院已经是晚上七点整,我妈已经睡着了,她安静的躺在床上,鼻息微弱。

  三年前,我妈被查出胃癌晚期,一夜之间,苍老十岁。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跟我爸离了婚,打从我能记起事那刻起我就没见过我爸,对他的事情一概不知,我长这么大也从没见有陌生男子来过我家。我从小就跟我妈相依为命,小时候我家特别穷,老妈在厂里帮别人打工,一月拿着一千多的工资来抚养我长大。有时候为了让我吃好穿好,她自己省吃俭用,一个馒头当一日餐,甚至有时候还不吃,她胃病就是这样来的。

  每当她疼得受不了时都会跟我说,是她小时候没吃好,经常汤讨饭,吃得快,所以胃病一直没断过。

  我妈是在我出来工作的第一年查出胃癌的,当时我所在的医院有福利,可以带亲人来免费体检一次,我当即就带着我妈来了。拿体检报告的时候我妈遮遮掩掩,脸色有点儿不对劲,还是我强行从她手里抢来的报告单。

  我记得特别清楚,在我妈得知她有胃癌且晚期后,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不治,之之,我们回家,不治。”

  我的眼泪霎时就落了下来。

  后来我妈在一天夜里,胃绞痛的厉害,晕倒在地上,那日我刚好早下班,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在医院这一呆,就是三年,期间一直在接受化疗,以及药物控制。我妈的身体也越来越消瘦,脸颊凹凸下去,病态明显。

  晚上九点,有医生进来查房,四目相对那瞬间,我惊得下巴差点掉地上。

  “欧阳楠?”

  眼前竟然出现身穿白大褂的欧阳楠。他脸上的表情很平淡,目光仅冷冷地瞥我一眼。

  难道是双胞胎?

  我看了看他胸前的挂牌,脑科主治医生,欧阳楠。

  确实是他!可是……他不是明星么?而且,这是里胃科,他一个脑科主治医生过来查房干嘛?

  似乎是看出我的疑惑,他只是淡淡地说:“替朋友过来查房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欧阳楠不仅仅是医生,还是名演员,更重要的是,他竟可以同时将两个事业发展的如火如荼。后来他才告诉我,只有在特别的情况下,或者有复杂的手术时他才会过来帮忙,主要的还是拍戏。他今天会过来这,是受他朋友委托。而他的朋友就是我妈的主治医生。

  那夜我在医院睡,我妈睡得很熟,中途并没有醒来。早上我起得早,先出去给我妈买了早餐,回来的时候我妈刚好醒了,看到我,她从床上坐起,满脸心疼地看着我。

  我避开她的目光,盛了一碗粥端到她面前,说:“妈,喝点粥吧。”

  刚好这时有护士进来,她嘱咐我让我妈吃完早餐后别忘了吃药,离开前还不忘提醒我要交医药费了。

  我妈在护士离开后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她说:“之之,我不治了,咱回家好吗?咱回家。”

  我责怪她想太多:“妈,您就别再说这种话了!您女儿钱多的很,不差钱,昨天我们医院还给我涨工资了呢,您就别再担心钱的问题了,目前您最主要的就是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接受治疗。”

  好不容易劝下我妈,给她吃了药,看她重新睡下后我才出了医院。

  今天的任务是找工作,我妈并不知道我被医院开除的事,我只想找个普通的工作,只要是离医院近的,就是让我去当保洁我也愿意。

  上次在影视城当替身的钱导演并没有支付给我,我当初想着是日结才会过去,谁知后来他却告诉我,替身的钱是剧终才结。

  那日离开后,我实在没忍住他诱人的高薪酬,签了合同后答应了替身一事。只是这活并非天天有,三两天一次,所以我想用另外的时间再干一份活。

  我妈的医药费今天得交了,可我的卡上却剩下寥寥无几的钱,我在这边并没有什么朋友,更别提什么亲戚了,连借钱都不知道找谁,这大概是人生中最悲哀的事吧。

  想到这,我冗长地叹了口气。

  出医院门口时,我恰好看到了迎面而来的欧阳楠。此时的他一身便衣,逆着光走来,特别潇洒,看上去不像是来医院工作。他也看到了我,目光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在朝我这边走来时,我在内心纠结了半天,紧张得冒汗,最终在他与我擦肩而过的那刹那,我眼睛一闭,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望着他冰凉的目光,尴尬地说:“那个……你……能借点钱给我吗?”

  4、我承认此刻的我在欧阳楠眼中一定特别搞笑,毕竟我们两个只见过两次面,根本不熟,而且我一开口就跟他谈钱的事,未免有点可笑。

  果然下一秒,他眉头紧皱,脸色黑如炭,目光扫到我抓着他手臂的手时,非常不悦,从嘴里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放手。”

  我立马松开,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啊……”接着语无伦次地向他解释:“我……我妈的医药费今天得交了,可是我上次当替身的钱剧组并没有先给我,而且我……又失业了,所以一时半会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眼泪都要出来了。

  对方并没有出声。我也不指望他会借给我了,离开前我再一次诚恳的向他解释:

  “我这么说并非想博得你的同情,如果你实在不肯,那……对不起,打扰了。”我像泄了气的皮球,耷拉着脑袋转身离开。

  我没想到身后会响起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下次开口说话时,请不要拉拉扯扯。”

  他答应先借钱给我,也不需要我签字条,但必须每天跟他去剧组,理由很简单,怕我卷款逃跑。

  我一改之前的满面愁容,激动地抓着他的手,笑如灿阳:“放心吧,我跟剧组签了合同的,不会跑。”

  他剑眉一挑,对我拉拉扯扯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悦。

  我会意,迅速松开。

  今天剧组欧阳楠有戏,他来医院只是拿点东西,很快他就被经纪人带上了车,我以为欧阳楠让我随时跟他进剧组只是跟我开玩笑,却不料也被他经纪人请了上去。

  今天的戏是男女主角的打戏,穿上古装的欧阳楠跟亚娜简直一对神CP,演技好的没话说,两人的打戏都非常干净利落,一次就过,令大伙刮目相看。

  这场戏演完后,导演让他们把另外几场没有打戏的剧也用特效一起演完,另外几场打戏的剧取的景是在贵州,所以演完这边,他们过几天要去贵州。

  我呆在剧组的一角打瞌睡,昨晚在医院没睡好,浑身酸痛。等我醒来的时候戏也已经结束,朦胧中,我看见穿着汉服的欧阳楠风度翩翩地朝我走来。

  我想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竟觉得此刻的他美得像幅油画。只可惜,他还没走到我面前,就被亚娜叫住了。

  我听见亚娜讨好的跟他说,让他留下来跟她对台词。

  欧阳楠连话都懒得说,是他的经纪人过来替他说的:“不好意思亚娜小姐,我们还有点事。”

  亚娜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漂亮的五官扭曲的不像样。

  我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漂亮,连生气起来都那么的美。

  见欧阳楠冲我这头过来,亚娜眉头紧皱,看我的眼神充满杀伤力。不过,很快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走到我面前,诚恳地说:“你就是我的替身吧?我已经听说了,上次我身体不适,是你救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你道谢呢。”

  我受宠若惊,连忙摇头:“不用不用,这……”我话未说完,欧阳楠面无表情地从我身边经过,淡淡地丢下两个字:“跟上。”

  叫我?

  见我没走的意思,他加重语气的重复了一遍:“跟上!”

  离开影视城后,我们坐车直接去医院,中途因为没油,车开到市区竟然不动了。经纪人尴尬的不行,我们不得不从车上下来,欧阳楠给不知谁打电话,我肚子饿得不行,好再这里是市区,不远处就有卖吃的。我跑过去买了两个馒头,连一瓶矿泉水都舍不得买。在我狼吞虎咽的吃着馒头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面有叫卖蟠桃的。我妈最喜欢吃的就是蟠桃,我上前问了下价格,12元一斤。我挑了好几个,称的时候却发现钱不够。

  我抓着手里仅剩的几块钱,犹豫不决。

  我不好意思地跟老板说:“老板……我能买一个吗?”

  老板嫌弃地看着我,吼两字:“不卖!”

  “可是我……”

  就在我想继续跟老板说下去时,我的面前忽然出现一只手,手指间夹着一张一百元的钞票。

  然后我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

  “现在还不卖吗?”

  老板双眸一亮,将钱收下,笑嘻嘻地问:“帅哥,请问您要称多少?我这蟠桃可是刚进来的,特别新鲜……”

  “称够!”

  最后,在欧阳楠的大方施舍下,我抱着一箱蟠桃来到了医院。

  5、我妈现在的症状并不能吃蟠桃,欧阳楠把蟠桃弄成了蟠桃汁,我妈特别喜欢喝。

  只是喝到一半,她像想起什么似的问我:“之之,你……不用上班吗?”

  我避开她的眼睛,欢快地说:“今天我上晚班,等下就去了。”

  我妈半信半疑,将目光投向欧阳楠:“这孩子是?”

  为了避免误会,我快速的向她解释:“我同事,对,同事,怎样?很帅是吗?”

  老妈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病房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哟,我说能有什么事,原来在这看病人来了”

  我们巡音望去,却见亚娜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

  我妈的笑容在看到亚娜的那一刹那瞬间凝困,忽然间,她变得呼吸急促,情绪分外激动,她望着亚娜,嘴里不停地喊着:“妍妍,妍妍。”

  我从没见过我妈这种情况,心跟着揪了起来:“妈,您怎么了?妈!”

  我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嘴里一直重复喊着妍妍,望着亚娜的眼神格外热情,到最后她竟然从病床上起身,快步走向亚娜,伸出自己粗糙的手抓住她的手臂。

  亚娜吓得尖叫一声,将我妈用力推开,丢下一句“神经病”后飞快离去。

  我妈瘫坐在地上,老泪纵横。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亚娜是我的双胞胎妹妹,小时候家里穷,我妈实在扶养不起了,不得不将亚娜送给一对富商领养。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打探亚娜的消息,也陆陆续续的打听到她已经是红得发紫的明星了,我妈感到很欣慰,深知她过得好,也就不敢前去打扰了。

  我妈叫我不要跟亚娜说她的身份,她不希望她美好的生活被打破,她方才实在是激动,有所失态,如果亚娜问起,就说是她认错了人。

  “能在有生之年见她一面,死而无憾了。”留下这句话,我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6、因为亚娜的事,我一夜未眠,早上导演给我打电话,让我每天必须到剧组,我知道这是欧阳楠安排的,他知道我在为工作的事发愁,所以跟导演说了一下,就算在不用替身的情况下,也能出演一些群演。

  这次剧组要去贵州,一去就得一个星期,欧阳楠已经安排医生照顾我妈了,而我也骗我妈说要去其他城市听课,需要一个星期,她让我别担心,好好学习。

  启程那天,亚娜特的过来找我麻烦,尖酸刻薄的把我说了一顿,我想着与她的关系,不想计较,可她却不放过我,嘴里不停地骂我妈是神经病,我没忍住,对她动了手。她也毫不示弱,将我打得落花流水。

  拍戏期间,她趁机报复我,轮到大难度动作时,她装死,跟导演说让替身上,于是那场戏下来,我差点就去见了阎王。

  不过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欧阳楠不愿意跟她拍戏,除了打戏,如果换回其他那些有暧昧动作的戏,他一概不参与,全让替身上,这让亚娜气不打一出来,整个人特别尴尬,导演叫停了不下十次才勉强过。

  在贵州的这段时间,我分外想念我妈,我让欧阳楠联系医院的人,叫他们让我跟我妈通视频。可是剧组信号不好,常常因为没信号而无法与那头连接。

  接下来的戏全是女主角的打戏,亚娜轻松的就上,高难度的通通甩给我,旧伤未好新伤又来,好几次,如果不是为了那点高薪酬,我早就离开了。

  休息期间,欧阳楠拎着一个箱子走到我面前,他破天荒的替我处理伤口,并看着我说:“我们医院还需要护士,我出两倍的工资,你去吧。”

  我满脸不置信地看着他:“真的吗?”

  “我跟导演说一下,让他给你结工资。”

  我感动的热泪盈眶,并诚恳的跟他说:“谢谢你,上次借你的钱,我会抓紧时间还的。”

  7、只是,后来的我并没有在欧阳楠所呆的医院工作。

  那日从贵州回来后,我妈的病情忽然变重,她在化疗期间,痛得受不了,拉着我的手,哭着哀求我,说不治了,回家。

  我不同意,劝了她好久后她答应了继续治疗,但是得离开这个城市。

  我感到困惑,问为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我去贵州的这几天,有好多记者来医院问我妈她跟亚娜的关系。那日我妈对亚娜失态的行为恰好被一个狗仔看到,于是他们抓住猛料,想挖出亚娜的一些私事,于是对我妈穷追不舍,每天上门来打扰,七嘴八舌地问她们的关系,而我妈只是一个劲儿的说,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在这期间,我妈没进食,整日望着窗外,满脑子就想着我回来,然后一起离开。

  她说:“之之,我们离开好吗?去哪都行,只好不是这里,只要远离她就行了,我不希望她美好的前途因为我而受阻,我们离开好吗?”

  我说好,妈,我们现在就出发。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我把从剧组拿来的钱还给了欧阳楠,我没跟他说不在他的医院工作,也没有告诉他我要去哪,我只是在离开之前,跟他深深地道了谢。

  我订了两张去往上海的火车票,带上我们母女俩的行李。

  深夜,我睡在上铺,能清楚的听到我妈哽咽的声音,我知道,她又想妍妍了。

  而我也做了个梦,梦见我妈说她要去一个地方,叫我别担心,走之前,她还深深地抱了抱我,并且跟我说了声对不起。

  我惊得一身冷汗,梦醒后火车也到达了上海火车站,我起来叫我妈,却没听到她的回应,我的心猛地一颤,迅速跳下床去唤她,却发现无论我怎么声嘶力竭的唤,她都没有出声。

  我妈的身边放着有少量安眠药,趁我熟睡,她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一刻,她终于解脱了。

  而我,没有了妈。

  妈——

  我抱着我妈的身体,哭得天崩地裂。

  8、后来的我选择在上海安顿,期间再也没回去过,我也特意在脸上弄了多颗假痣,尽量不被他们说我长得像亚娜。

  而当年当替身的那部剧也已经开播,一路走来,好评不断。关于亚娜的消息我偶尔能在电视上看到,她现在过得很好,资源不断。如果我妈还在,看到她这般出色,一定非常高兴。

  欧阳楠我也听同事说了,听说现在的他已经退出了娱乐圈,回归自己的医院,尽职尽责的当起了医生。

  我觉得不可思议,毕竟他说过,演戏才是他主要的工作。

  是什么让他改变了这个想法?

  “听说是因为一个人。”医院上班期间,同事小姚神神秘秘的跟我说。

  我拿着药单子一脸无奈,“赶紧捡药,病人等下急了。”

  小姚冲我翻白眼,怪我煞风景:“等下记得帮我去1801室查房,我有事,就先回去了。”

  “知道了。”

  下午,把手头上的任务完成后,我帮小姚去1801室查房。我百无聊赖的站在一楼等电梯,一分钟后,电梯终于在一楼停下,我迈步进去,按18楼。

  我心里默念着数,等着电梯门缓缓关上,可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出现,挡住了即将关闭的电梯门。

  电梯门开后,我茫然地抬头,看到对面的人时,顿时目瞪口呆。

  他这么会在上海?

  欧阳楠一身白大褂,双手插进衣兜里,目光冷冷地盯着我。

  他伸出长腿,迈了进来,并按了十九楼。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我在心里琢磨着他到底还记不记得我,毕竟有几年了,或者我该不该跟他打声招呼。

  电梯上升期间,我们谁也没说话,安静的可怕,我在内心祈祷希望有人能在期间进电梯。

  然而,并未有,直到电梯升到第十楼时,头顶上方才悠悠地传来一句:

  “好久不见。”

  “是啊,好……好久不见。”我尴尬地不知所措。

  他竟然还认识我。

  “你怎么会在这?”我问。

  这下他沉默了。

  良久,他才说:“来找人。”

  “来医院找人?是医生吗?”我大惊。然后又问:“那你现在找到没?如果他在这家医院,我可以帮你找,你把他的名字告诉我,我帮你。”

  “不用,已经找到了。”说完,他目光深沉地望了我一眼。

  之后,我们没再说一句话,直到我出电梯,他才从后面轻飘飘地说了两个字:“幸好……”

  “幸好什么?”我转过头,却只见紧闭的电梯门。

  幸好……

  幸好找到了你……

  幸好你还在……

文章标题: 你还在呢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26.html
文章标签:你还在

[你还在呢]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