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封存记忆

时间: 2019-10-01 08:36:12 | 作者:7星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3次

封存记忆

  今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沈默慵懒的打开店门。早上九点的阳光,光线不温不火的正好折射在沈默栗棕色的发色上有好看的光泽。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眺望着附近街上行人的情况,嘴角不经意的扯动起完美的弧度。

  “今天肯定会有生意上门。”沈默心里有些欣喜,接连几天的风雨天气店面显得冷清了。今天正是时候。

  沈默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就是到储藏室整理橱窗上的众多的透明水晶瓶子。中式檀木橱窗一一排列在这间宽敞的房间内,像学校的图书馆一样分门别类,琳琅满目。西式的水晶瓶子泛着闪亮的光泽,瓶子里面因存储的记忆不同而颜色成分各异。中西结合的设计显得相得益彰,房间内的摆设并不多,只在转角处摆放了黑色仿藤蔓钢桌,几把附带的椅子。桌上只有一盆绿萝,自上而下缠绕桌脚直到地面。沈默也不知道这盆绿萝是谁种的,从他来到这里便看到了,于是会时不时的浇水。不过从它缠绕的长度和根部看已经有些年份了。就像一号橱窗上面那些年代久远的记忆已经无人认领成不动资产了。整个房间显得神秘又宁静。

  沈默每天都必须到储藏室一一确认瓶子里面回忆的质量和安全。或许会觉得枯燥和辛苦,但其实对沈默来说,这个过程是美妙的甚至是享受的。你可以慢慢的品阅这些人的不同的美好回忆,就像你也亲身经历过一样。而且这些的回忆是会随着时间的沉淀而升华挥发成一种更久远的东西。就像这家店门口的一行题字:最美好的回忆就是永存的记忆。

  人们总是对自己的美好回忆珍而重之,但是会随着生老病死而消失。所以这家店的创始人就希望能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可以收藏人们各种各样的美好的回忆。就像一个盒子在储存。可以永远存活下去。日见鲜明日见珍贵。所以店名是记忆盒子。

  当沈默检查到第三十排第五列第九号窗口的时候他停下来了,他的眼神迷离而忧伤的盯着瓶子标签上的名字——丁婉。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瓶子小心触碰,瓶身周身晶莹剔透,粉红色液体闪闪发光晶晶亮亮。粉红色是爱情的最完美的颜色,说明此回忆的美好珍贵之度。标签上写明时间是09年。三年前。

  沈默又一次的把自己陷入了回忆里不能自拔。

  二.回忆。

  三年前,婚礼上丁婉的缺席令沈默苦不堪言。他们是所有人眼中的金童玉女,大学恋爱并在毕业前的最后的夜晚决定结婚。可是就是这样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丁婉缺席了他们的婚礼并失踪了。沈默发疯似的寻找丁婉,半年后才辗转得知丁婉出现过记忆盒子。于是他奔赴而来来寻找她,却只找到这瓶回忆。据说丁婉取名为“珍重”。当时的沈默心跌落谷底,痛苦万分。像所有烂熟的爱情故事一样,说出来都大同小异。但是沈默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他不知道丁婉去了哪里。她的“珍重”是什么意思。 当时的掌柜陈叔看着如此的沈默便询问他“:或许你这部分记忆抽取出来会好过点,你考虑下吧。”

  “给我三天时间吧。”沈默跌跌撞撞的走出记忆盒子。

  三天后,陈叔传来病危的消息。他只见沈默。

  病床上的陈叔一夕苍老,低声喘气。

  “陈叔。你还好么?”沈默担忧的询问,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却有说不上得亲切感。

  “沈默,告诉我,你想抽取出记忆么?”

  “不了,既然她的那一半记忆已经不在了。我的我希望存在我心里。我 不想忘 记她。”沈默眼神迷离的望向窗外。

  “好吧。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件事。”陈叔坚定的握着沈默的手。

  “你说,陈叔。”沈默也有些激动的说着。

  “沈默,你现在必须一字一句都听清楚。”陈叔停顿了下。呼了很大的一口气,似乎要陈述一件很久远的事情,确实很久远。

  “你知道记忆盒子怎么产生的么?”陈叔似乎并不想得到回答般继续说起。“民国初期时态动荡不安,大小军阀四起,内战不止。人们一方面在西方文化的大举倾入抵制和好奇的矛盾冲突下寻求适应又要在时局跌宕起伏流离失所的乱世中寻求安生。就是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人们就迫切的把希望寄托在下一辈身上。

  于是,当时的莫尚生本来是报社的一名编辑,因为忍受不了报社总是为了利益不惜利用报纸大肆宣扬军阀意识,赞扬军功而辞职。辞职后,莫尚生回到江南老家,办立了私塾教孩子们念书习字。当时他的女儿名唤子衿,两父女在江南水乡躲避乱世,过着与世无争幸福安逸的生活。但是好景不长,子衿当时十六岁,花容月貌。那一天,军官偕同当地财主豪绅浩浩荡荡一批人南下江南,游山玩水。财主的儿子看上了当时的子衿并打算强抢,莫尚生怎可就罢。他切断了水路,将子衿和一帮孩子送上船将他们送走。自己势单力薄与之抗衡,子衿亲眼看见自己的父亲被硬生生的断了性命,尸体倒在血泊中。子衿悲痛哀绝,她和孩子们来到了一处偏远的小山村安身立命。年复一年,孩子们渐渐长大,而子衿终于在日复一日的蹉跎伤心下身体每况愈下。这一日,有位老者独行天气严寒倒在了山路上,子衿将其救起并悉心照料。老人终于康复,他说要报答子衿的恩情。

  子衿摇头,眼神哀伤的叹气:“我救你是出于善心并不徒求回报。”

  “那你为何哀伤?”老者问。

  “我知道自己即将死去,我的一生都在痛苦的回忆里度过,我多想在我死去以后,我心里面仅存的美好回忆可以一直存活保留下去。可以有一个地方,可以收集很多很多人们美好的回忆。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的存在着。”

  “为什么不选择带着回忆老去?”老者问。

  “人会生老病死而回忆不死。这样那些回忆就会更有价值。

  最美好的回忆就是永存的记忆。”子衿激动的说着。天知道,这可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她从没对谁提起过,这毕竟是荒诞的。

  “呵呵,你说得很对。我可以帮你实现它。”说完老者从袖子中取出一个透明水晶瓶子递给子衿。

  “现在。你可以回想你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只见一串串的片段从子衿脑子抽出飞入瓶中。

  “好,你现在脑子已经没有这段回忆了。我现在再满足你一个愿望。”老者又取出了一本书和一把钥匙。

  “这本书里面详细记载了记忆存取的一切以及你操作它们的方法,一应俱全。这把钥匙是寻求有缘人的。拿好这些,你会实现这一切的。”子衿接过书和钥匙,一抬眼,老者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之后,子衿和孩子们兴建起了记忆盒子。开始慢慢的经营。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而已。匆匆数百年,记忆盒子,几经修建扩大规模。掌柜换过一代一代薪火相传下去,它就这样屹立不倒的存在着,在时光的洪流中穿梭。唯独不变的是它的位置一直在那里。直至今日。

  陈叔说到这,停了下来。似乎是完成了一件很艰巨的事情一般。

  突然的咳嗽起来,沈默紧张的扶着陈叔的胸口帮他顺气。他是有些惊讶的,虽然时常听人聊起记忆盒子,但毕竟道听途说。突然间的叙述还是那么有渊源的历史,令他一时间难以消化。

  但还来不及等他把事情理清楚,陈叔这时从枕头底下掏出了书和钥匙。令沈默更加错愕。

  “不用惊讶,这把钥匙是寻求有缘人的,它碰触到你会发光,你就是即将接手记忆盒子的人。”陈叔说着将钥匙带在了沈默的脖子上。钥匙顿时闪着灵光。熠熠生辉。

  “不是,陈叔,你一定是搞错了吧,这怎么可能呢?”沈默带着一大堆的问号说着。

  “你不相信。你看。”书的第五十九页愕然的出现了 沈默两个大字。

  “我一直在等一个叫沈默的人,见到你的那天,我就知道,我的时间到了,这个重任现在要交给你了。”陈叔说话开始喘着粗气吃力的说着:“无论你接不接受,你都没得选择。你现在听好了……要熟读这本书,每个人的美好回忆你有判断的权力选择要还是不要,并且……交易成功后,你必须完成储存者的一个愿望。在愿望实现之后是必须随着回忆一起封入瓶中,所以……我无法告诉你,丁婉最后……许了什么……愿望……"心电图开始激烈的跳到着,沈默非常紧张又害怕,他不知道即将迎来的是什么。

  即使是洪水猛兽也要扛起,沈默默默的告诉自己。

  或许,某一天,我会在这里等到丁婉,等到她来取回属于她们两人的共同回忆。沈默想到这里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并开始觉得生活有了盼头。

  这时,陈叔抓住沈默的手伤感的说:“我只能告诉你。丁婉是个好女孩,你一定要好好的经营记忆盒子。一定要……”心电图几近于直线,沈默激动的呼唤医生。一下子,医生护士全冲进来,将陈叔团团围住。沈默突然觉得很悲凉,是不是每个人的死都很无奈呢,无论生前追求拼搏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沈默正发着呆,医生走过来叫他,摇头说尽力了,让他抓紧时间和患者谈话,沈默赶紧过去,抓住陈叔的手,“陈叔,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经营记忆盒子的。一定会的。”沈默带着哭腔哄着。

  陈叔欣慰的点了点头。嘴里念念有词最终终于合上了眼。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沈默才明白陈叔那天说的是什么。

  “The most beautiful memory is the one which can not be fed with the time.”

  沈默依照陈叔的意愿将其葬回老家。并经营起记忆盒子。

  三.妙音。

  感觉到了手心的冰凉,沈默才回过神来。咸湿的泪水浸湿瓶身,有那么一瞬间,沈默好像看到了瓶子里面有一闪而过的影子并带有轻声呼唤的声音。沈默不敢相信,睁大眼睛,将耳朵靠近。却什么也没看不见听不见。当他还想再继续深究下去,一阵阵清脆的风铃声音吸引住了沈默的注意力。

  沈默关好了储存室的门。经营了三年,各色人物沈默都见识不少,双方交易对沈默来说也是轻车熟路的。他带着一贯的自信和淡定来到接待室,但眼前的一幕还是多少让他有些吃惊的。 印入眼帘的是一袭纯洁的白,白色纱裙拖曳地面,细小蕾丝花朵点缀其中,黑色柔软的短发在耳后挽成一个髻。头纱垂至腰际。沈默看不到女孩的面容,女孩蹲在地上双手环抱脑袋深埋在自己建筑的怀抱里面哭泣。女孩的哭声并不高扬,而是压抑的低泣的不时的抽搐。沈默都已经忘了要不要叫住这个如此伤心的女孩。

  “丁婉。丁婉。三年前的你是否也是如此的悲伤如此惆怅。”沈默心里刚刚刻意压抑下去的悲伤此刻全部泛滥成潮欲将他淹没。他一步步走向女孩,他似乎看到了三年前的丁婉,眼泪似雾般迷蒙了他的视线。他轻轻的蹲下去,轻轻的给了女孩一个拥抱。

  女孩终于抬起头,梨花带雨的看着沈默。她突然笑了:“明明是我在难过,你哭什么啊?”沈默被她一说尴尬的站起身转身抹掉眼泪整理好情绪才开始进入正题。他又恢复一贯的表情自信的淡默的甚至是有些冷酷。这就是这几年来炼就的,这是在客人面前所演示出来的强大。他斜倚在办公椅上,双脚放置桌前。“你打算哭到什么时候?”沈默一副不耐烦的语气。女孩站起身。过于拖拉的婚纱影响了她的动作,她厌烦的开始撕扯裙子,一时间,整个房间内安静得出奇,只有撕扯布料悉悉索索的声音。

  “嘶嘶——”一串冗长的声音下,只见自膝盖以下布料被一整片的扯下,女孩似发愤般开始猛命撕扯成碎片才甘心。狂风一吹,碎布随风飘摇洋洋洒洒飞至远处。整个过程中,沈默一直都沉默的冷眼旁观着,他看到了女孩的眼神里有着和他一样的东西,就是淡漠。这大概是每个被爱伤过的人都有的表情吧。

  女孩走到沈默面前,她们这才开始了正式的谈话。

  “今天我结婚,可新郎却不要我了。”女孩像在谈着别人的事情一样,找了个舒服的沙发窝下。

  “我叫妙音。把我的记忆抽取走吧。大老板~。”妙音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打量着沈默。

  “可想好了?一旦交易完成,时限是半年。所以如果想取回也是半年后的事情。”沈默并没有准备的打算,他料定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是不会轻易的放弃爱情的。如果说丁婉是温柔的娴静的女孩,那么,妙音就是活泼的清爽的。虽然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

  哭花了妆却难掩其清秀面容。这样的女孩总是看起来大大咧咧活泼烂漫,要么不爱,一旦爱起来就会比谁都认真。

  见妙音犹豫不决,沈默想打破这奇异的安静:“那么贵的婚纱破了不是可惜?”沈默倒了杯开水递给妙音。

  “再贵的婚纱轻轻一扯就成碎片;再牢固的爱情只需别人轻轻一碰便分崩离析。”妙音喝完杯子里面的开水一滴不剩,这热度这温暖对她来说是如此珍稀.

  “等我有勇气忘记他的时候。我会再来。谢谢你。谢谢招待。”

  说着她已走到门口,转身笑颜如花。

  “沈默 其实我们都没勇气的 是吧”

  这是一个疑问还是肯定抑或否定句,就像没有标点符号的句子,永远没有注解。

  沈默不记得距离他再见到妙音时间过去了多久。他一直在思考她最后的那句话,有勇气忘记么,沈默不知道。还值得等待么,他也不知道。

  再见妙音的时候那天是晴天, 是照射在每个人身上都会发光的艳阳天。那天,沈默,正在摆弄店门口的小卷毛狗。那样的沈默是那么的干净温暖,还带着俏皮的浅笑。看得妙音有些出神。愣到沈默抱着小狗走到她面前都不知道。

  “你瘦了。”沈默盯着明显消瘦的妙音有些担忧的说着。

  “他死了。死于脑癌。”妙音很平静的说着。

  现在变成沈默愣了一下。把小狗换手给妙音,带她进店里。

  他依然是倒杯开水给妙音。

  “知道他是因为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不想我伤心不想拖累我而抛下我。不是因为不爱我。我突然就释怀了。”妙音一边揪着小狗的毛一边说着。“他是个天才,他拼命做研究就希望以后能让我过上好日子。他真是个傻瓜。”妙音不经意的拍了小狗,小狗嗷呜了一下,跳到地面上玩尾巴。

  “他很爱你。他一定希望你过得好。”沈默已经拿来了水晶瓶子和登记本。

  “所以,我要把我们的回忆永远的储存下来。永远的祭奠我们的爱情。”

  “准备好了?现在你放轻松,慢慢的回想你们所有美好的点点滴滴……”一长串的记忆收入瓶中,五彩斑斓。妙音醒来的时候已是墓色四合。

  夕阳西下,沈默轻轻弹奏着木吉他哼唱着无人能懂的情歌。晚霞的绯色余晖染红了沈默的身影。妙音徒感凄凉。她轻轻的坐到沈默身旁,听着他低吟浅唱。只到夜色完全笼罩了他们两个。他们的身影开始被无限拉长,像思念般无限延伸。

  “说说她吧。”

  “呵呵,没什么好说的。”沈默苦涩的说着,其实他是想倾诉的,他需要一个出口来帮他清理那些与日俱增的思念。

  “我们决定两个人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婚礼上她缺席了。然后在这里留下了回忆,最后,消失不见了。”黑暗中妙音看不到他的神情。

  “她一定非常爱你。”妙音确定的说着。

  沈默有些无措。似突然想起来:“我还差你一个愿望。”

  妙音想了想:“希望——你快乐。沈默。”妙音俏皮的说着。

  沈默是惊讶的。“你再换一个吧。”

  “那好,希望——你幸福吧。”

  “你为什么不想想, 你自己呢?”沈默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面前的这个女孩,竟然将自己的一段爱情的美好回忆来换他的开心幸福。

  “沈默。我现在是认真的。我不会再改动也不后悔。

  我 希望 你 爱上 我”妙音最后的七个字是一字一句很用力的坚定的说出来的。

  “我 希望 你 爱上 我”又是出奇的安静,夜风轻抚。又是一句断句,没有注解。

  四.离世。

  那天以后,沈默并没有真正的去实现这个愿望。而是顺其自然。妙音开始经常待在记忆盒子里面。她开始用她的行动把自己硬生生的填充进沈默的生命里。清晨,她会煮好香甜的早餐然后把沈默从床上拖起来;她会把整个记忆盒子打扫得亮堂堂,在办公桌上种上清新的百合;她会招呼前来的客户打打酱油;她会和店铺前后的邻居打好关系不时的去借借东西聊天;她会在每个傍晚牵着沈默去小散步然后亲切的听着小孩子喊沈阿姨……

  就当沈默以为生活就这样下去的时候。一个意外打破了这一切的平静。

  妈妈打来的电话是这么的突然,突然到沈默都无措甚至是慌乱。爸爸病危。记忆中的父亲是伟岸的强大的,沈默从来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人也会倒下。他匆忙收拾行李,跟妙音交代了下便立即坐飞机回家。甚至来不及和妙音说声再见。

  当他终于风尘仆仆的来到医院,父亲却被送进了急救室。看到焦急等待的妈妈,沈默立刻去抓住她的手安慰她没事。虽然曾经对于自己经营记忆盒子的事,两父子常常闹翻关系紧张。但当你发现自己的爸爸正在急救室里的时候,一切就都是浮云了。

  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沈默都不知道那三个小时是怎么度过的。从来没有这么漫长过,沈默也不知道自己在心里默默祈祷了多少次。自陈叔上次之后,这次是第二次。这一次的感觉更强烈更害怕。虽然他一直保持淡定的安慰妈妈,可是手心已经被抓出痕迹斑斑。

  手术灯变暗。医生走了出来,沈默和妈妈立即迎了过去。

  “哎~对不起沈太太,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医生无奈的摇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沈默一眼便走开了。

  冗长的走廊无限延长成一个黑点,入秋的天气开始有些微凉。风从四面八方涌进来呼呼的吹进走廊房间的每个角落,吹动起沈默身上单薄的格子衬衫吹进了沈默的心里。他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无限无限放大的悲凉。又是一片死静,昏黄的灯光下只有一高一小两个身影,没有动作没有言语没有表情。窗外的夜色中,亮起万家灯火,灯火阑珊。这个世界每天都在转动从来不会因为任何而停止;每天都有人离世有人出世。有时候,人是多么的渺小,生老病死喜怒哀乐都经不起推敲抵抗不了。

  许久。妈妈终于推开了病房的门,她的身体在颤抖却没有倒下没有眼泪。人到悲伤的极限是没有泪的。沈默没有尾随进去,他想应该好好的让她们说说话。

  记得以前,爸爸总会和自己说着一些所谓的男人的秘密是在沈默还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沈默的爷爷去世,奶奶很难过,沈默不懂。 他问爸爸:“爷爷去了哪里?”

  “爷爷死了。”

  “死了?是睡着了么?”

  “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那奶奶为什么难过?”

  “因为我们都再也见不到爷爷了。”

  “每个人都会死么?爸爸也会么?”

  “是的,爸爸也会死。爸爸死了妈妈就会很难过。所以小默要答应爸爸一件事,如果哪天爸爸死了,小默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妈妈知道么?”

  “这算是我们的小秘密么,是不是不能让妈妈知道。”

  “是的。来。我们拉钩。”

  “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沈默来不及和爸爸好好的告别好好的和他说说话好好的对他说他其实很爱他。人的一生中遗憾事无数。但最遗憾的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在。

  他终于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说服自己走进那间房间。

  病房内的爸爸很苍老,疾病夺去了他的威严他的活力和生命,他静静的躺在那里,整个人像被生活给吸尽榨取干一般一滴不剩。妈妈握着父亲的手:“你终究还是丢下我了。沈毅,你说过你这辈子都不会丢下我的。”沈默紧紧的拥抱着这个女人,这个他永远都会爱着的女人。

  父亲的葬礼定在三天后举行。很多时候女人的承受力其实都比男人强,在关键时刻女人的忍耐力和坚强度都是超乎想象的。妈妈在悲伤中率先站起来,要在三天内通知所有的亲戚朋友料理后事,沈默负责整理出父亲生前的东西资料及贵重物品。其实应该说是遗物。

  他很少进入父亲的书房,因为父亲在A市一家上市公司持有一半的股份,所以父亲经常和其他董事会成员在此开会商议,沈默一向对父亲的生意没多大在意也不想涉足。这是他少有的进入这里。书房很简朴却收拾的很整洁,桌上有他们的合照。物是人非。

  沈默放下照片,开始仔细翻找。基本上都是一些合同档案。正当沈默想关好抽屉准备离开的时候,抽屉居然有些松动。沈默觉得奇怪,他敲了敲,居然有回音。是暗格。他拖开抽屉,没想到还有一层暗格藏于抽屉之下。只有两分文件,一份是遗嘱。是将自己的全部家产股权在自己死后全部转交儿子沈默名下和其妈妈共同持有。这些对沈默来说并不惊讶,惊讶的是落款日期是10.10.10.居然是两年前。在两年前父亲就知道自己有病并提前立下这份遗嘱。沈默觉得鼻子很酸涩。他看了另一份。但这一份的内容却让沈默讶异到了极点。是一份医院检查报告。

  “心脏病晚期。患者沈默!”“沈默!”沈默觉得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了。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心脏病什么时候有这份调查报告 。他很慌乱,这一定是弄错了,他瞥了一眼主治医师。是那天爸爸的主治医师。沈默二话不说的拿着那份调查报告直奔医院。一路上,沈默非常慌乱冷汗直流,他感觉他好像要去揭开一件事情的真相一件他被蒙在鼓里的真相。

  医院内,沈默跌跌撞撞,神情慌乱。他自顾自的闯进张医生的工作室内,他也顾不上什么病人,他拿起那份报告放在桌上。

  “希望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张医生很镇定的抬起头看了沈默一眼,让病人在外稍等片刻。他像有所料到一样看着沈默。

  沈默气喘吁吁的盯着他:“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来找我。但我没想到这一天居然那么久。”张医生淡定的说着。

  “你说什么?”

  “三年前。你因为一次昏倒被送到了这里。送你来的好像是你的女朋友吧。当时的你确实是心脏病晚期。我一直有个疑惑。为什么你们家族有心脏病遗传史的,你父亲也是死于心脏病。为什么你直到晚期才被察觉。还有你明明生命只剩下三个月你却一直存活了那么久?”张医生十分疑惑的看着沈默,想在沈默身上看出端倪。

  沈默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什么情况,这一切如此突然,而且自己居然被蒙了这么久。

  “还有什么你知道的么?”沈默问。

  “说实话,我也想知道答案。因为对于医生来说这是不可能的。甚至是一个奇迹。但我相信一定会有人告诉你真相的。”张医生拍了拍沈默的肩膀示意他离开。

  沈默失魂落魄的走出医院。是的,还有一个人。

  他火速赶回家,只见妈妈正和几位叔叔商量事宜。沈默轻轻过去和大家打招呼,一直等到家里外人都走光了。他才走回房间拿出他所找的一些合同资料以及遗嘱。他倒了杯开水给妈妈并扶她坐下。他知道,妈妈一定累坏了。他也知道在这种时候不适合讨论葬礼以外的事,他几次欲言又止还是被妈妈发现。

  “怎么了?”妈妈关切的问着。

  沈默终于鼓起勇气拿出那份报告,妈妈明显的错愕。

  “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隐瞒你了。你爸爸他们包括几位叔叔在内都有心脏病。或重或轻。从你祖父开始就遗传了下来。你爸爸一直靠着国外的特制药物控制着病情。这么多年来多少稳定了下来但终究还是无力回天。你知道么你从小到大经常来帮你检查身体的Mike叔叔其实并不是普通的检查而已,他都会一次一次的记录你身体的情况。但庆幸的是你的心脏病很轻微没有任何危险。我们也很欣慰的看着你健康的成长着,直到三年前,你突然昏倒送进医院竟然检查出心脏病晚期,这怎么可能,于是我们趁你昏迷时退了病房回到家,经过Mike的细致检查。我们才知道是为何。”

  沈妈妈很难过的继续说着:“原来你的心脏里一直有一处暗区,及其隐蔽如果不是Mike用高级设备扫描发现,很难发现。那处暗区很细小。药物并不能进入对其产生影响。但积少成多,小小的暗区日积月累终于慢慢扩散慢慢蔓延你整颗心脏,差点要了你的命……”沈妈妈说的这里有些哽咽的停住了。

  “那后来呢,为什么我还活着,明明只剩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怎么……”沈默非常激动。

  “是丁婉。她去了记忆盒子,之后,你就奇迹般的好了。”

  什么,沈默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头晕目眩。他一直都在想为什么丁婉要去记忆盒子为什么要离开他。居然是为了他!

  沈默感觉到他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相,他也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始末。但是他却逼自己死命的否定。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孩子。你要的答案就在你的记忆盒子。”妈妈拍了拍沈默的肩膀轻轻的走开了。

  五.真相。

  父亲葬礼在三天后如期举行,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多。场面庄严肃穆凝重。沈默淡然的向每一个来悼念的人鞠躬示意。

  沉重低扬的哀乐缓慢奏起。神父慢慢走到最上方开始祷告。

  “ 静静流逝的所有一切,这个世界没有终结。安息吧,我的爱人,你的灵魂,将会延续。你的诞生与你的生存只是为了传递那希望的诗篇,直至永远,将此泪水献给你,这是崭新的爱语,我们将感谢你给予我的梦想与幸福的日子。在这个地方与你初次相逢,直至永远。我走过那片阴暗的草坪……我不会感到恐惧,因为你的灵魂与我同在……”

  沈默慢慢的蹲下来将自己淹没在人群中。连日来所筑起的坚硬城墙终于在这一刻轰然倒塌溃不成军,从心里汹涌而出的悲伤情绪顺着血液流动蔓延至全身,狠狠的撕咬着他身体的每一处柔软。当你开始觉得这个人真的已经不在了不会再出现了,悲伤便来得真真切切。沈默觉得自己就像个罪人,总是会有那么多人在为他付出为他牺牲,就像爸爸就像丁婉。可自己却如此心安理得乐于接受。沈默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终于忍受不了嚎啕大哭声音高扬悲切得就像个孩子。似乎要把这么多年来的悔恨思念痛苦通通宣泄出来一发不可收拾。每个经过的人都在惋惜摇头。安慰总是苍白无力的,短短凝聚成两个字。节哀。

  沈默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他只知道当他快要昏倒的时候躺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一觉睡得如同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当沈默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傍晚,他揉揉红肿的双眼走出房间。小风似水轻柔的拂过沈默的脸庞伴随着百合的清郁芬芳在发丝间旋转跳跃,沈默顿时觉得浑身舒畅轻松。忧思在他的心里平静下去,正如暮色降临在这寂静的山林中。

  一双纤细白净的手从背后轻轻环绕,头抵在背后。他们就这样静静的以这样的姿势拥抱着。心灵相通的两个人,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够了。

  沈默暂时告别了妈妈和妙音一起离开返回记忆盒子。临行前,妈妈牵起了妙音走到一旁说话,沈默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和妈妈介绍妙音。不知道和妙音的以后该是如何,妙音担心自己只身来到他的身边照顾他安慰他,却始终没有问及关于丁婉的一丝一毫。沈默知道自己欠着妙音一个解释一个交代。但前提他必须要先弄清楚一件事。

  没多久,飞机起飞降落。他们又回到了记忆盒子,一切还是布置得和往常一样没有变化。沈默一放下行李就迫不及待的奔向储藏室,临到门口他回头看到怅然若失的妙音:“小音,请给我些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眼神坚定的看着妙音。妙音没有说话只是点头。沈默一头钻进了储藏室。只是一门之隔却没办法互相沟通,妙音知道他需要时间知道他一定会给自己一个交代无论是好是坏。她会等她愿意等。

  储藏室内。沈默取出书,他既是焦急又是害怕,他只是迫近的想去证明真相,想去推翻自己心里的预测。

  深棕色牛皮封面英文标注,书名只有一个单词“Memory”,古朴厚重皆是岁月的痕迹。“Memory”是一本魔法书,只有被钥匙选中的人也就是每一任掌柜才有权利翻阅,平常人看到的只会是空白。魔法书会赋予每一任掌柜无穷的力量但不能在现实中使用,只适用于记忆盒子。反过来说,这无穷的力量是为掌管记忆盒子而产生的。每一任掌柜会在临终后失去法力。法力便随着钥匙转入下一任体内。周而复始。储藏室也是只有掌柜才可以出入,任何交易的时间都会有详细的记录,任何相关信息都不能对外泄露。

  客户可以来咨询,沈默可以通过法力对其的记忆进行评测来决定是否进行交易。当抽取出记忆后沈默会根据记忆的质量等级来判定给予客户什么级别的愿望。换句话说,记忆质量越高等级越高那么可以实现的愿望值就越高。交易一旦成功,沈默会开张证明给客户,他日可凭证取回。之后沈默会用法力帮助客户实现愿望,愿望在三秒后实现。一经实现便随瓶身一同封入瓶中,至于什么愿望只有掌柜和当事人知道并不会有任何记载。记忆存放后半年内可以取出,这当中记忆不会更改或者变化瓶身愿望也已液化在记忆中。半年内至一年,没来领取的便收为店铺所有,不予与退回或取出。

  沈默带着魔法书和钥匙走到了所属于丁婉的位置取出瓶子。沈默神情复杂的看着瓶子。如此粉嫩鲜红在记忆中算是级别高的,那么丁婉实现的愿望一定很强大。越是级别高的代价交换就越难以探寻。沈默不由自主的又一次的陷入回忆里。

  记忆中的丁婉清秀娴静温婉可人是文学系的才女,而沈默是艺术系的创作才子。因为一次偶然认识了丁婉。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如彩虹般绚烂的人,砰然而心动。沈默觉得丁婉就是走进了他心里的那个人。而且一住就是好多年。

  这样优秀的两个人磕磕绊绊吵吵闹闹才终于走到了一起。沈默一直记得他终于牵起丁婉手的那天,他笑得像个孩子。在宿舍天台上一整夜的歌唱来宣扬他的幸福。他一直记得丁婉发丝上总有茉莉的清芳;记得丁婉在他单车后座上放肆的大笑;记得他们走过的每一条街道每一座城市每一张合照的表情;记得丁婉为了自己放弃出国留学;记得丁婉胃病住院自己整夜的慌张……记得那天丁婉说的“我愿意。我们结婚吧。”……

  沈默在无尽的回忆中潸然泪下,这些回忆像被定时的闹钟一样总会在冒个特定的时间跑出来在他眼前不停的晃。多少次又多少次,回忆把生活划成一个圈,而我们在原地转了无数次,无法解脱。总是希望回到最初相识的地点,如果能够再一次选择的话,以为可以爱得更单纯。

  身体像没有重心般滑落,眼泪滴落在呢绒的地毯上没有回音。沈默轻轻的捧起瓶子放在眼前,晶莹的粉色液体在瓶内静静流淌不知疲倦不分昼夜。“丁婉,丁婉”沈默轻声呼唤。轻轻的吻了一下瓶身混杂着咸湿的泪水,爱情总是如此甜蜜又苦涩。泪水透过瓶口缝隙穿入滴滴滑落。突然,“砰!”的一声,瓶内开始发生变化,翻滚沸腾。沈默紧张的看着变化。一阵安静。

  慢慢的眼前开始浮现点点画面渐渐清晰,沈默虽然觉得诧异却睁大眼睛不敢错过一丝一毫。

  画面中,丁婉穿着纯白的婚纱走进记忆盒子。她神情悲伤慌张,迎面走来的是陈叔。

  “老板,老板,我求求你帮帮我,我最爱的人他就要死了。他就要死了!”丁婉近似哀求的跪下求着陈叔。

  “孩子。你先起来。我只能抽取出你的记忆,但是你就会忘记他。你愿意么?”

  “忘记他,忘记他……”丁婉沉默了好久“能救他么?”

  “或许可以,但是机率并不大,你愿意么?”

  “能救他是么,能救他就可以,我愿意。”丁婉无比坚定的说着。

  于是陈叔开始抽取记忆,所有有关的她们的片段所有关于他们相爱的证据都被一扫而空一滴不剩。陈叔看着瓶子内晶莹剔透的粉红色液体惊讶不已。

  “孩子,你刚才抽取出来的记忆十分宝贵非常美好。粉红色是爱情的最完满颜色。看来你们非常相爱。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

  丁婉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字条递给陈叔:“我知道,抽取记忆之后我会忘记。”

  陈叔接过字条:“亲爱的沈默。当知道你心脏病晚期,我每天都在害怕都在倒计时你离开我的日子。只剩三天了,就算要我忘记你离开你牺牲自己。我都要救你,要你好好的健康的活下去。”

  “沈默。”陈叔低声念着。“孩子,你要救的人叫沈默?”

  “这个名字真好听。我想我应该很爱他把。”丁婉笑着说着。

  “孩子,你听着其实你现在已经忘记他了。他现在对你来说是陌生人了。你还愿意救他么?”陈叔不无担心的说着。

  “我会的。我一定要救他。”丁婉带着少有的坚定甚至是决绝。

  “额……”陈叔摇摇头叹气:“你知道你要牺牲自己救他么?只有一个办法:以命换命!。”

  陈叔接着说着:“这个办法从来没有试验过。有一定的风险。只是单单实现愿望并不够,毕竟是生命,是要改变命数的。”

  见丁婉点头,陈叔便知他意已决。“老板,如果沈默来到这里请你不要告诉他这件事情。我不希望他难过。”

  陈叔点头,双手合十许愿。

  沈默看到这里已经惊讶的合不上嘴,尽管他在心里否定了上百次,但当那天的画面又真真切切的浮现在眼前,他还是激动不已。

  最终丁婉化为晶体随着愿望和记忆一起混入其中永远的封在瓶内。

  影像终止,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这就是沈默在寻找的真相,沈默突然间觉得好累好累。在那一刻,沈默仿佛看见整个世界崩溃在他的面前。废墟中那一片片的瓦砖都刻有鲜活的记忆,现在安静地贴在大地上,即便他有多小心保持行走的安静,终究会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被记忆放逐的人。.很多事都被慢慢拆下来拼凑在心里 然后物是人非.

  五.天长地久。

  沈默走出储藏室是在三天后的一个午后。

  他推开门,入秋午后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几束光线偷偷溜进虚掩的房间内,昏暗的储藏室顷刻间变得明亮清晰。突然的光亮眼睛显得很不适应,沈默下意识的扬起手遮挡在眼前。透过手指的缝隙里沈默看到了妙音。

  此时的妙音正在悉心的给花浇水,并不知道沈默正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默默的注视着她。不知道从时候开始,储藏室外面的园子中竟然种满了鲜花,各式各样五颜六色争奇斗艳。黑色短发白色棉布裙子的妙音就这样穿行在群花中,就像个落入尘世中的精灵一般。她轻轻的浇灌着花朵,小脸贴近细嗅一脸的幸福。看到这样的画面沈默觉得很平静很安定,有种洗尽铅华倦鸟归巢的感觉。小卷毛狗不知道哪来的兴奋在园子里面跑起了马拉松“扑哧扑哧。”的不知疲倦。此时的阳光正好将她们的身影拉伸在了一起。沈默前所未有的觉得幸福,这样的感觉在他心里蔓延着洋溢着并不停的填满溢出反反复复。

  小卷毛狗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朝着沈默飞奔而去,在他的裤管下来回的蹭,开心的旺旺叫着。沈默弯下腰抱起小狗,一如当日。妙音听到响声回头,看到了抱着小狗玩耍的沈默。就像那日的他,如此平静安逸又美好。妙音看得出神。

  尘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 , 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真正的爱一个的时候,你会真心的希望他快乐幸福,不管在他的未来里有没有你,你都会觉得幸福。妙音一直记得离开那天沈妈妈和她说过的话:“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不管他爱不爱你。你都要耐心等候好好珍惜不要轻言放弃。不要等到这个男人已经消失不见或者远离了再追悔莫及。”

  沈默回头的时候正好和妙音四目相对,他慢慢的走向妙音。眼神坚定温柔,风轻轻的转动。短短几步,沈默却走得非常用心。他似乎看到了一路走来,妙音的艰辛。他慢慢的走进,牵起妙音的手。他们就这样静静的凝望着彼此,没有言语,眼神交汇,彼此想说的已了然于心。

  “妙音。如果我们的爱情是一百步的话。你先走出了第一步。那么,剩下的99步就由我来走向你 。”光影下,他们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阳光明媚岁月静好。

  储藏室内,丁婉的记忆瓶子旁边躺着另一瓶记忆瓶子。署名沈默。两瓶记忆瓶子相互依偎,祭奠着一段美好的爱情的结束又同时见证着一段新的爱情的开始。

  树荫下,沈默和妙音手牵手坐在秋千上摇晃,浅笑低吟。

  那是。爱情的声音。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文章标题: 封存记忆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36.html
文章标签:封存??记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