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婚礼记

时间: 2019-10-01 08:36:50 | 作者:后来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20次

婚礼记

  偌大的城市,只要是一个人走在街上就会显得凄凉,那些闪烁着的灯光,那些行人的笑容,都会给无数的个体带来巨大的不安。所以人们为了避免这种不安,便开始成群结队地走着、笑着,不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有多好,而是因为怕落单。

  穆雨在看一篇不知名作者写的散文,当他看到这段时,心中就对该作者产生了些许好感,觉得这个人先不论文字功底怎样,倒还算活得明白,不过在他心里,只要是抨击群体生活的人都算活得明白的人。

  对于穆雨而言,群体生活中处处透漏着廉价的虚假,之所以廉价,是因为好多人在实施虚假之前都不动脑子,比如在真得不能再真的真相面前,他们都还能无视真相说出违心的话。有心人说这是情商,在穆雨看来这只是愚蠢罢了。

  就是因为看过太多这样的人,让穆雨对于群居生活完全没有好感,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待着,不过最近这种生活快要离他远去了,因为负责替他出席家族社交场合的大姐穆雪快要结婚了,这就意味着穆雪不能再代表家族,毕竟是嫁出去了。

  哪怕她依旧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人们也不会再拿生意上的事情烦她,她也不会再过问家里的生意。于是这些担子就都落到了穆雨身上,其实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他早该在大学毕业以后就接手大姐的工作,就是考虑到他的性格有可能会随时把生意谈崩穆雪才多干了一段时间。

  这几天穆雨都跟着穆雪跑动跑西的,这是为了让他能尽快适应这种环境,也是为了让他在合作伙伴面前亮个相,所以他的侦探事业就得搁置些时日,不过事务所里还有妹妹穆柏霁看着,他也不太担心。

  起初穆雨觉得自己一定会非常不适应,但辗转了几个地方他发现其实还好,大家都只是在聊一些工作上的事,没有虚假的微笑,没有浮夸的自吹,大家真的是在一本正经的聊工作,这一点还让他挺诧异的。小时候,家族事业刚起步时,穆雨曾和父母一同参加过一次酒局,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群聒噪的大叔大妈吹嘘着自己去年赚了多少钱,还有他们喝醉后的蠢样。

  是时代变了吗?穆雨心想,如果大家都是像现在这么谈生意,那也没有多令人生厌,工作上的事情穆雪已经给他恶补过了,只要没有那些酒局,那他应该也能做到得心应手。再过了一段时间,穆雨也参加了酒局,他发现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夸张,大家除了聊工作上的事以外,就是聊一聊哪些地方风景不错,一顿饭下来,酒喝得刚刚好,也没人劝酒了。

  那天之后,穆雨问穆雪:“姐,我记得生意上的聚餐不是这样的啊。”接着他把印象中的酒局告诉了穆雪,穆雪笑着说:“咱们家现在已经不需要和你印象中的那群人做生意了。”

  夜已深,第二天还要上课的穆柏霁已经早早睡去,家里就只剩穆雨和穆雪还醒着,他们坐在沙发上享受着这一刻的安静。父母不经常回来,他们前些年在郊区买了一间别墅,只要公司不出大问题,他们都不会过来。

  在这里常住的也只有穆雨和穆柏霁,穆雪早已经在外面买了房子,只是会经常回来陪一陪弟弟妹妹,她心里还在担心着许多事情,比如结婚了自己就不可能常回来了,他们两人会不会饿死自己,或是他们会不会寂寞,要是碰到危险怎么办之类的。

  “如果我不经常回来了,你们会不会想我。”话说出口,穆雪心中也是一惊,她没想到自己会问这么矫情的问题。

  穆雨看着书,连头也没抬,只淡淡地回了句:“反正我肯定会,柏霁不用问也一定会想你的。”

  穆雪已经做好了被嘲笑的准备,没想到穆雨竟认真回答了,反倒让她感觉到了温暖,就不由自主地往穆雨的方向挪了过去。

  穆雨见她坐了过来,不明所以,还以为是她想看自己手中的书,正打算再找一本类似的给她时,她却说话了:“我要结婚这件事情,你有什么感受吗?”

  这个问题让穆雨陷入了深思,因为他知道,如果说没什么感受或是随便一答很有可能招来一顿暴打,于是他便回忆起几个月前的那天中午,穆雪带着她的未婚夫回家,并在全家人面前宣布了她要嫁给那个男人,母亲当时开心地笑出了声,父亲却只是丢下一句“胡闹!”便离开了家,穆雨和穆柏霁的表情则处于同步的惊讶神态。

  之后的几个月里,穆雪总算是说服了父亲,而父亲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优秀的女儿会嫁给一个平凡无奇的男人。

  穆雪的未婚夫名叫苏建永,穆雨记得他在国企里是个底层干部,为人还是挺和善的,总给人一种傻乎乎的感觉,相貌虽然端正,但比他好看的人多了去了,戴着一副黑边的圆框眼镜,也许就是这副眼镜显得他傻吧。连与穆雨、穆柏霁这种平辈人对话也依然温和谨慎,网上调侃的“老实人”,怕也不过如此了。

  “怎么说呢……有点意外吧,你居然会喜欢这种男人。”穆雨回答道。穆雪脸上浮现出一种极其幸福的笑容,然后说:“我也纳闷呢,明明这种人是我最该无视掉的吧,怎么就栽到他手上了呀。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看见他就想上去搭个话,觉得这个人又无聊又好笑,第一次约我吃饭的时候,他竟然挑了一家门面简陋的小店铺,不过那儿味道确实好,下次我也带你去,一开始和他说话的时候呢,他都不敢正眼看我……”

  穆雪说了半个多小时,穆雨能听进去的甚少,但当他看着沉浸在幸福中的穆雪时,会想为什么那个平时在外人面前冷艳、不可一世、坚强的姐姐现在正一脸傻笑地描述着某个人,她真的那么幸福吗?

  如果幸福必须和其他人联系在一起,那他至今为止所坚信的,所享受的,所乐在其中的生活又算什么呢?穆雪依旧在说着,而穆雨的思绪却随着夜晚的风飘到了另一个维度,一个人,也能幸福……吗?在长久的时间里,他第一次对这个问题产生了质疑,因为在他的脸上,从来没有浮现过像穆雪所展现出的那么幸福的笑容。

  也许和其他人有所联系,才算是幸福吧,若不是的话,那为什么他在街上独自行走的时候,目光总会投向一群吵闹着、商量着假期怎么度过的学生呢?若不是的话,那群人的脸上又为何会浮现出与穆雪相似的笑容呢?

  “小雨?小雨!”穆雪拍了拍已经入神了的穆雨,他才反应过来,一脸呆样地问穆雪怎么了,却被反问:“你怎么了?看你皱着眉想事情想了半天,叫你也不答应。”

  “哦……没事,啧,还不是因为你聊到没边儿了才害我走神!”穆雨将走神的原因全怪在了姐姐身上。

  穆雪还真以为是她的原因,连忙说:“那我不说了,都这么晚了,赶紧睡吧。”

  接下来的好几天,穆柏霁发现穆雨总是找机会让自己带他去和朋友们一起玩,比如说哪天和姐妹约着逛街,穆雨也会跟来。一开始穆柏霁还挺开心哥哥能陪着她,久而久之就发现和朋友们一起玩的时候,穆雨根本就在望着什么地方发呆,话也不说。

  一天,回去的路上,穆柏霁忍不住抱怨道:“哥!你下次还是别跟着我一起玩了,我朋友们都笑话你是个不说话的呆子!”

  穆雨愣了一会儿,再平淡地回答道:“哦,也行。”然后一个人往前走去了。

  穆柏霁跟在后面,看着穆雨的背影,她莫名感到有些心酸,又想起之前失恋,穆雨为了让她开心起来,还带着她去旅游。记起这件事以后,穆柏霁向前小跑了两步,追上穆雨说:“对不起啊……下次你还是跟着我一起出去吧。”

  没想到穆雨却说:“为什么要道歉?而且我也觉得你们的玩法挺白痴的,不是逛街就是KTV,现在的孩子真是乏味,我看你还是少出去玩吧,从明天开始就待在家里看书。”就这样,回家的路上兄妹俩一直争执不下。

  日子平淡似水,可惜也真的像水一般流逝无声,不知不觉就到了穆雪出嫁前夜。市区的家只有穆雨和穆柏霁两个人在,穆雪已经去到父母家准备第二天被新郎接走。

  穆雨这段日子一直在被之前的问题困扰,他登录社交软件看到李墨给自己发了消息,才恍然大悟到自己是有朋友的,所以不算和别人没有联系,那些愚蠢的烦恼便一下子烟消云散。但当他开始看李墨发的消息时,又开始心神不灵起来:

  哥们儿,别来无恙。

  思来想去,这条消息也只有发给你了。我不打算去打扰陈海平,他估计正为了见未来的岳父岳母而发愁吧,想着你的生活一直平淡无常,就厚着脸皮来打扰你了。我想拜托你一些事,也想和你说一些事,因为我没有其他亲戚,父母也早在两年前先后去世,世界上最有空看这条消息的人,应该非你莫属了。

  第一件事,我和宋百韵分手了,原因是她想录一首歌,但经济条件不允许,我也帮不了她,之前你过来的时候我应该说起过唱歌是她的梦想吧,总之,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就分手了。

  我想方设法地挽留她,在昨天,我终于找到了方法,这正是我想告诉你的第二件事,昨天有一个人找到了我,他似乎了解我之前经历过的诡异事件,并想让我暂时加入他的团队一周,他答应给我一百万作为酬劳。看到这里你一定会以为我上当了,但是这一百万已经在我账户上了,有了这么多钱,我应该就能帮上宋百韵了。

  第三件事,我会把这一百万转到你的卡里,我这人虽然笨点儿,但还没蠢到会觉得接下来的一周也和平时的日子一样,我想,这一定是一段充满危机与艰苦的旅程。所以我只好把这笔钱托付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如果七天后我回来了,那我会第一时间来找你,咱们吃吃饭,聊聊天;如果我没回来,那就麻烦你把这笔钱转交给宋百韵,虽然想让你别提我的名字,但想瞒住她也不可能吧,毕竟你俩也见过了,对了,我不知道她现在的住址,你应该有她的联络方式,到时候就只能辛苦你了。

  事情都说完了,要是我没能回来,逢年过节随便找个地儿插根香,就当是祭拜我了,还有,千万不要试着来找我,你和我都知道那些事情有多恐怖。

  穆雨心惊胆战地看完了信息,拿起手机,上面果然有银行发来的转账短信,他思索了两秒,下定决心后,给穆雪打了通电话。

  “喂。”

  “姐,你冷静听我说,明天你的婚礼我不能来参加了,之后可能你也得再照看一下公司,我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爸妈那边你再帮我瞒一下。”

  “……”

  “姐?说话!”

  “比我的婚礼更重要?”

  “对,我知道很对不起你,但确实是这样。”

  “你不打算和我说说是什么事?”

  “姐!没时间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深深的叹息。

  “我知道了,不过你得保证,要平安回来啊!”

  “谢谢你。”

  挂断电话后,穆雨赶紧看了看还有没有去彩虹市的车票,还好这个时间段没什么人坐车,还有很多票,不过这是末班车,一个小时后就发车了,于是他只拿了手机和钥匙便火急火燎地出了门。

  今晚月亮在夜空中显得格外明亮,星星也分外闪烁,这座城市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曾拥有过这样美丽的夜空,但人们却无暇欣赏此等美景,他们只醉心于自己的事,除了那个在街道上横冲直撞赶着坐上末班车的人。

文章标题: 婚礼记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38.html
文章标签:婚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