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老赖记

时间: 2019-10-01 08:37:34 | 作者:6风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6次

老赖记

  老赖不一定是上了年纪的人,但大多数年轻时都是些地痞无赖。

  王老八就是这片巷子最有名的老赖,时常遭受左邻右舍的嘲讽。 王老八本名王仁厚,祖上给他起这个名字是想让他宽厚待人,却没成想这小子倒是处处得理不饶人,东偷只鸡,西摸个瓜,左邻右舍知道了也都不和他计较,但是背地里都处处提防,暗地里骂他王八蛋,恰逢他在王家这一辈排名第八,于是改一字,“王老八”便正儿八经地被拿上台面。

  十月的天,夏天刚过去,又有秋风,王老八背着手,眯着眼,在这条道路上大摇大摆地走着。街旁一户人家传来的香味被他吸入鼻孔中,顿时满是皱纹的脸上荡开了难以言喻的笑容。

  “这张正,平时倒是抠得很,今儿咋这么大方,竟然宰了一只鸡,老远我都能闻见香味,不行,我要去走上一走,总不能便宜了这小子。”王老八这么想着,甩开膀子,敞开胸前的衣裳,就往张正家走去。

  张正是个农民,平常也就种种水稻,搞点蔬菜水果,再有就是养点鸡鸭了,这次恰逢儿子上班回来,还带回个女朋友,一高兴,杀了只鸡,为儿子和未来儿媳妇接风洗尘。

  张正是个憨厚人,没读过书,也只能在田里务农,挣点血汗钱,还好儿子有出息啊,高中一毕业就考上了外面的大学,大学也没少拿奖学金,大学一毕业,就被一家公司录用,现在工作了几年,车子买了,女朋友有了,就等再过几年买房结婚了。一想到这儿,张正心里就乐开了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鸡是红烧的,结实的肌肉上面包裹着一层酱油版的颜色,撒上碧绿的葱花,衬得被炸焦的鸡皮更加金黄。张正把红烧鸡放在灶台上,用碗盖上,生怕冷了,却冷不丁看见了从大门进来的王老八。

  “哎呀,大忙人啊!今儿这是啥日子啊,我们老张也舍得大方起来了?”

  王老八看着这灶台上一桌子的菜啊,咽了咽口水,也不忘对着这个老实人一番嘲讽。

  张正是个憨厚人,倒是没想那么多,反倒是热情道:“他王叔,这不,我儿子今儿带着对象回家了,我寻思了,咱这村子也没啥好招待的,就杀只鸡,做点菜,总不能怠慢了人家吧!你今儿别走,正好咱哥俩好好喝几杯。”

  张正儿子上大学的时候,在外省,他两眼一黑,也没出过啥门,不知道外面哪对哪,王老八倒是自告奋勇地带着孩子去大学报到了,这个人情过了这么些年,张正还记在心里。 “爸!爸!酒放哪里了呀!”外面传来了儿子的呼声,张正拿起锅盖把大灶盖上,起身就往外面奔,留下王老八一个人在厨房。

  王老八看张正出去了,开始东瞅瞅西瞅瞅,最终盯上了那盘鸡。

  不得不得说,王老八虽然这些年偷鸡摸狗,没学到点啥,但是在这方面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这盘鸡,火候作料刚刚好,除了点缀的葱花还有被炸得金黄黄的蒜子,被碗盖了那么久,拿出来的那一刻所有的香气都一股脑溢散出来了,蒜子混着葱花,带着红烧鸡独有的香气,穿过鼻子,勾起了舌苔所有的味蕾。

  朱老八倒也没客气,端上这碗菜就出了张正家,还顺走了一旁的两瓶二锅头。

  一到家,朱老八就上了床,也根本不用筷子了,用手拿起碗里的鸡就开始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用嘴打开了二锅头,白色的酒伴着还未完全嚼烂地鸡肉,穿过牙缝划过喉咙一起被咽下肚。被子上满是污迹,鸡骨头吐得一地都是,满屋子的酒味,王老八合着衣裳昏昏睡去,一点都不记得这只鸡其实是一个父亲为了儿子和未来儿媳妇精心准备的。

  村前那条黄土路,前段时间修成了水泥路,村子里的人开车方便了,唯独不开心的就是朱老八。

  朱老八年轻时常常打架斗殴,因为这事还坐过牢,出来也是无所事事,村里人给她介绍过镇上的保安工作,他倒好,干了两天,把镇子里提供给他的宿舍里面的东西七七八八卖个干净,跑回了自家的茅草屋,最后还是村子的人一起凑钱给他还上了镇上赔偿,从那以后,在没人敢给他介绍工作。

  朱老八虽然整天偷鸡摸狗,但是时间一久,大家的防备就深了,经常空手而归,最严重的一次,他饿了整整三天没吃饭,头昏眼花的躺在黄土路上,要死不活。

  恰巧那天有个外乡人,开错了路,一下开进了黄土路,差点从他身上碾了过去,头是没事,就是压到了一条胳膊。外乡人也是深表歉意,又是送医院,又是买东西,最终还给了他5000块的赔偿金。

  朱老八拿着这笔钱,乐开了花,挥霍了一阵,然后又陷入没饭吃的境地,然后他就突然想起来要不要在路上再躺一次,说不定又有人不小心碾到她。

  他躺啊躺,从清晨躺到晚上,终于等来了一个人,车倒是确确实实没压到他,车主是个年轻人,倒是慌得不行,这黄土路一颠一颠的,谁能肯定没碰着人。 朱老八看着车主这紧张地模样,眼珠子一转,疼痛声直接在喉咙里穿透出来,震耳欲聋。

  “哎呦喂,疼……可疼死我了。” 车主紧张的直冒汗,不停地看表,估计是在赶时间。

  “大叔啊,我这赶时间呢,这样吧,我先给你2000块钱,你去医院看看,我留个电话号码,要是钱不够我再给你打,我今儿真的赶时间。”黄豆般大的汗打湿了胸口的衬衫,朱老八一听这话,高兴地就差从地上窜起来。

  “孩子啊,你给叔留个号码,我也看出来你不是有意的,我自己去看哈!”

  朱老八学的有模有样,感觉都能去做演员了。 车主丢下两千块钱,一溜烟就走了,估计也是怕真的摊上啥事。 人走了,朱老八怕了拍裤子上的黄土,数着手上那摞红色的人民币,唾沫直飞。

  “要我说,种啥田啊,这钱来得多快,我们村子里那些人啊,一个个都是傻子,估计脑袋被驴踢过。”他一边数落着,手上点钱的速度倒是一点没变慢。

  从那以后,朱老八就开始到处碰瓷,一来二去,他到成了碰瓷专业户,天天300,500的赚。村里修了水泥路,碰瓷的机会变少,他倒好,特地买了辆电动小三轮,跑去镇上碰瓷,要不是电动车开不远呢,估计他是想开进市里,毕竟市里的有钱人多。

  这不,朱老八才偷完张正烧好的鸡没几天,又骑上电动车准备到镇上挣钱去了。 他开着车,在马路的中间,肆无忌惮,电动车给她让道,汽车别他逼停,有些暴躁的司机破口大骂他却不以为是,仿佛这条路就是他家一样,可以横着走。

  张正儿子叫张阳,此时正停在路边,开着双闪,轮胎不知道碰到哪儿了,正在用备胎抢修呢,污渍侵染着白色的衬衫,女朋友在一旁不停地给她擦汗,张正在旁边待着也不知道能帮些什么忙,但看着这对小两口如此,不自觉的露出欣慰的笑容,一阵风刮过,一辆三轮小电驴顺着车身一下划过,给白的车上上留下深深的一到划痕。

  这车买了不到半年,是张阳一年多的积蓄,对这车,那是一个喜欢,此时看到爱车这样,顿时红了眼。

  电瓶车停了下来,走出了王老八那个无赖。 他打着哈欠,不以为是:“你说说你,好好的车怎么能停在路边呢,谁允许你停的,这里可不是停车场。”

  张阳上前一步,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王叔,这里是不是停车场,我车胎爆了,必须停下来抢修,而且我开了双闪,你不是看不到。”

  王老八看了看自己的电瓶车:“这是你的问题吧,随便乱停车,还好你王叔我反应够快,不然出了车祸谁负责,行了,看在前几天的那顿饭钱上,我就不问你要赔偿了。”

  张阳像他爸,是个憨厚人,但听到这里,气的那是一个火冒三丈。 张阳头回过头去,对着张正说起憋在心中很久的琐事。

  “爸,以后你就不要和这种人往来了,以前那会送我去上大学,他进城的车费饭钱,全是我们家出的,他一毛钱都没花过,还有从我们这到我上学地方的火车篇我们三加一起都没有五百,这家伙当时竟然要了两千,这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人就是个彻彻底底的老赖,等再过两年,我在那里定下来,就把您和我妈接过去住,再也不要见到他了。”

  说着,张阳让父亲和女朋友上了车,一踩油门,排气管的黑烟喷了王老八一身。

  “这龟儿子,老子不问他要赔偿,他倒好,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老王八一边咳嗽一边痛骂着远去的汽车。

  休息了一会,王老八继续开始他的工作了,车越开越快,临到路口也丝毫没有减速,“砰”的一声直接撞上了一辆蓝色的车子,王老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车子,但看着就知道价值不菲,心中暗暗窃喜。

  “哎呦喂,小伙子啊,你开车不知道慢点吗,你看看撞到了我老人家,还把我的车给撞坏了。”王老八开始工作了。

  车是兰博基尼,标准豪车,车上走下来一个年轻人,带着墨镜,头发梳得一尘不染,像是没听到王老八的话一样,先看了看自己被撞烂的车头,嘴角微微的抽搐。 “你想怎么办?”年轻人上前一步,看着这位穿着寒酸,头发凌乱,嘴角还残留着油水的老头子,陷入了深思。

  王老八平常遇到的都是些怕事的人,第一次遇到这种角色,一听这口气,还以为钱又要到手了呢!

  “你叔叔我呢,也不要多,5000修个车,我身子骨硬朗的很,就不问你多要了。”王老八心里盘算着,我这车买来才2000,5000足足买两辆了,拖太久不好,我还要去镇上挣钱呢,没空跟你在这耗。

  年轻人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过来了,这原来是碰瓷啊!原来自己还想着算了,看这位大叔也赔不起,哪成想,这位大叔还想要赔偿金。 年轻人看着自己扁曲的车头,一声冷笑,拨通了110的电话。

  “喂,是警察局吗,我在某某路口发生车祸,请你们来一下处理现场。” 王老八在旁边看的倒是有些不知所措,怎么这次和以前不一样呢,以前也没谁叫过警察啊! 不一会,警车声响起,到了现场拉起了围栏。

  一个年轻的警察整理了资料,来到了这两人的面前:“事情是这,跑车的车主呢,正常在公路上行驶,没有违法任何交通规则,并且在路口进行了减速,这点我们从他的行车记录仪上面可以看到,监控录像也现实如此,而电动车的车主不仅没有减速,还在事后想要要求赔偿,这属于诈骗行为啊,现在宣布,双方互相赔偿车子损坏的金钱,此时到此结束。”

  朱老八你看还要赔钱,开始了他的b计划:“哎呀,我还要赶着去接我孙子放学,我没钱啊!”这招他曾经用过,而且总是屡试不爽。

  年轻人看出了他的打算:“大叔,今儿是周六,学生不用上课的,而且我刚刚通过警察同志了解了一下,你好像没有孙子,连儿子都没有。”

  王老八一听,顿时愣了,他一辈子混吃混喝,别说孙子了,老婆都没有一个,这反而成为了谎话的最大破绽。

  旁边的警察同志看着这情况,想要调和。

  “那个,小伙子啊,你看这位大叔都这么大了,咱们也别为难他了好不,这事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算了?怎么算了?我这车进口兰博基尼,车头撞成这样必须换,油漆还要从国外买,没个十万八万,换得了?怎么,这钱是你出吗?”

  警察一听,十万八万,得是自己一年的工工资了吧,顿时闭上了嘴。

  最后的解决结果还算满意,电动三轮被没收了,朱老八苦苦攒下的五万块被收走了,还有家里的许多锅碗瓢盆。

  年轻人倒是不缺那笔钱,就是想给这位大爷一个教训,锅碗瓢盆直接扔进了垃圾堆里,王老八抱着自己仅剩的一床棉被,看着空荡荡的屋子,觉得今夜,格外的冷。

文章标题: 老赖记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40.html
文章标签:老赖

[老赖记]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