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卡龙

时间: 2019-10-01 08:37:58 | 作者:6风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3次

卡龙

  我站在楼顶吹着迎面而来的微风。静静的观望街道上的人来人往。

  儿子出生了,因为是早产,他又小又瘦。可却极其聪明可爱。我日夜抱着他入眠,心里满满都是幸福。老公对儿子尤其疼爱,儿子一醒,他就抱在怀里又逗又哄。可能因为年龄逐渐沉稳,终于迎来做父亲的时刻,他显得尤为激动。

  自从怀孕就在婆婆家住着,老公和婆婆对我也是极好。因为母亲远在异乡的城里,有了宝宝后,老公便把母亲也接来与我们同住,一起照顾儿子。我们关系融洽,相处简单而平实。

  儿子很可爱,总是喜欢逗院子里养的那只叫卡龙的猫。它有着灰蓝与乳白相间的毛色,异常光亮顺滑。卡龙身长约有成人单臂那么长,性格温顺,喜欢和人亲近。

  我常常在院门口摆个低凳欣赏乡村风景,温暖的阳光毫不拘谨地躺在院子里,这是在城里何时都感受不到的轻松。我闭上眼睛,嘴角扬起舒适的弧度。身边是儿子欢笑的声音,老公从屋里追到屋外,一把将儿子携起,抱在空中打个圈,搂在怀里。

  小淘气鬼,看你怎么逃。

  妈妈妈妈,爸爸赖皮,爸爸赖皮!

  儿子踢着腿,在老公怀里一边反抗一边咯咯的笑着。

  婆婆从厨房端出小碗慈笑着走来,母亲也紧跟其后拿着冲了奶粉的小奶瓶出来,见到我们,阳光的脸上更多了些笑容。

  我起身轻轻揉了揉儿子的头发,眼中满是疼爱。淘淘,是不是又不好好吃饭了?

  儿子急忙争辩,没有没有妈妈,我是要去找卡龙和我一起吃。

  院角的小棚子里,卡龙懒懒散散地爬出来,身子高高拱起,长长伸出前腿,再拖长了后腿。粉嫩的嘴巴大张,四颗尖锐的前牙雪白雪白,打过哈欠,卡龙舔舔嘴唇,直直耸起那条灰蓝的尾巴优雅地向我走来。

  淘淘,跟你说多少遍了,卡龙是只猫,你喜欢可以,但是不能时时刻刻跟它一起,它也有它自由的空间,对吗?

  老公索性直接把儿子扛在背上,对我嘿嘿笑道,儿子那么小,你说这些他也理解不了啊。

  是啊,淘淘你看,卡龙这不是过来陪你吃饭了么,来,张大口,让卡龙见识见识咱小男子汉的饭量。

  母亲和婆婆极尽方式地哄着,儿子终于张开了嘴,吞下一口饭来。

  我无奈的摇摇头,不禁感慨,儿子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啊!一家人都当把他捧做掌中宝,事事围着他转。想着想着,眼眶就湿润起来,像梦一样,原来我也可以感受到这么充实的幸福。

  日子一天天过去,生活仿佛从未有过坎坷,就这样一路平川,顺利的让我担忧起来。老公总是笑着说我庸人自扰,儿子健康活泼,父母安逸快乐,这样美满的生活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怎么还会忧愁?

  卡龙依旧喜欢在我腿边蹭来蹭去。它柔软的毛发从不脱落一根,尖利的牙齿也从未伤人。温顺至极。只是那双幽蓝的双眸,每每看去都会令我感到莫名心慌。

  我将卡龙抱回棚子,它毫无反抗,乖巧的卧在里面,只是那双诡异的眼睛,依旧时时盯着我,让我越发不安起来。

  回到屋里,我静静躺在正在午休的儿子身边,另一侧,老公平稳的酣睡声传来,微笑仿佛刻在脸上一般,显得那样持久自然。就这样看着,心里的波澜便能一扫而空,逐渐平静下来。

  情不自禁的,我突然很想伸手摸一摸他的脸,那张令我痴迷令我沉醉的脸,一路走来,那张脸上抒写了多少动人心魄的深情,一次次变得成熟,沉稳。可我始终没有触碰下去,他睡的那样安稳,我怎忍心打破。

  儿子迷糊中翻了个身,我猛然发现他的背后隐约浮现一缕灰蓝色的毛。我的心脏跳的厉害,大脑翁的一声空白起来,耳朵一阵耳鸣。我慌忙伸手去摸,可一眨眼的功夫,毛不见了,替而代之的是一条蓝色的小睡垫。

  我的心跳仍未平复,只是大脑逐渐冷静下来,卡龙慵懒的身影在我脑中一闪而过,一个奇怪的念头在我还未来及探及究竟时就瞬间消散。是我和卡龙接触过多才会出此幻象的么?

  可能是刚刚反应过大,惊动了一旁熟睡的老公。我向他望去,他也正睁着眼睛看着我。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摇摇头,把手环在儿子身边,他睡得正香,不知是在做什么美梦,小小的嘴边竟咧着笑。我示意老公看去,他不禁也堆起微笑,压低声了说道,小家伙真爱笑,连梦都要笑着做。

  对啊,恰好补足了你以往故做镇定的性格。老公听完呵呵一笑,眉角尽是温柔。

  我现在不是挺爱笑了。

  可不是么!辛辛苦苦给你生了孩子,你要再像以前那样还像话嘛。我也打趣的回过去。

  老公的确变了很多,以前总是迷恋他时而露出的笑容,整日我说他不爱笑,摆着一张看似正儿八经的脸,能偶尔笑一下都会让我激动好久。他总狡辩说,哪能天天笑啊,不被人当成傻瓜了。

  人人都说孩子能改变父母的性情,果然是有几分道理的。只是我倒是变得有些过于忧虑了,成长更应该顺其自然不是么?太刻意了反而会适得其反。平了心态,我翻身横躺下来,看着卡通黄的天花板,也学着儿子的模样,带上笑容。人还是多笑了好,心情舒畅才能一切顺利。

  醒来的时候,老公和儿子都已不在床上。我起身在屋里找了没有,又去门口看了也没有,家里一个人都没,都去哪了呢?或许是出去玩了,我看屋里的大风筝不见了,心想一定是去田地里放风筝了。

  于是我转身准备去厨房做晚饭。就在刚刚转身的刹那间,我似乎看到一身是血的卡龙从棚子里走出来转而进了屋里。我的心跳一下加速起来,眼球变得炽热无比,急忙蹲下身子向棚子里看去。

  这一眼看去,险些要了我的命,淘淘小小的身躯瘫软的蜷缩在里面,苍白的脸上依旧挂着熟睡时的微笑。我几乎如窒息一般喘不上气来,甚至想要飞奔过去的双脚也已酥软的挪不动半步。我想要哭,想要喊叫,想要把他抱进怀里。可我怎么也过不去。

  这时,儿子竟然睁开眼来,那双原本清澈的黑眸闪着幽蓝的异光。他咧来嘴对我微笑,妈妈妈妈,我是卡龙啊,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一直都在陪着你啊。

  说不上来是恐惧还是心疼,一瞬间我的泪水纵横。儿子,你快过来,快来妈妈这里。

  他笑着慢慢从棚子里爬出来,身子高高拱起,伸长了双腿,缓缓向我靠近。我恍惚着伸开双臂,他轻轻一跃便跳进了我的怀抱。我紧紧将他抱在胸口,抚摸他柔顺的毛发,那身完美的毛色是那样独特,浅灰蓝和牛奶白巧妙相融,朦胧而美丽。

  妈妈妈妈……

  是哪里传来的声音,眼前景象开始旋转,变黑,直至换了一景,从模糊转而又变的清晰。

  我猛然坐起身来,吓坏了趴在我脸前的儿子。

  做噩梦了吗?

  老公拍了拍我的背,替我拂去额上的冷汗,一脸关切的问。

  儿子充满无辜与迷茫的脸上挂着一层层泪痕,明亮晶莹的黑眸中还带着即将掉落的泪珠,微红的小脸有些颤抖,俨然刚刚哭过的样子。我急忙将儿子搂在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却大把大把的掉。

  老公也将我俩揽在怀中,不时抚抚我的后背,安慰着我。

  怎会做这样的梦,儿子怎么会变成猫呢?真是荒唐!

  梦毕竟是梦,醒来就一切都没发生。儿子整日活泼爱笑,老公既是婆婆的孝顺儿子,又是母亲的得意女婿,还是一个温柔的父亲和合格的丈夫。卡龙依旧懒懒散散的趴在棚子口,那双幽蓝的眸子仍是炯炯有神的望着我。

  自从做过那样的梦,我时常不敢与卡龙对视,更是很少让它再绻卧在我腿边。它的眼睛令我恐惧。仿佛是在告诉我什么,而那种奇怪的一闪而逝的念头再次袭来,这一次,我记得清楚,这个念想正如我刚刚所疑,卡龙每次与我亲近以及这反复诡异的幻象似乎都是在向我诉说什么,告知什么…

  清晨阳光很好,柔柔的打在我身上。我睁开眼穿好衣服从卧室走出来。

  从不忙碌的生活,轻松到无所事事。所有想见的人,爱的人都能合时宜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没有半句争吵,没有一点矛盾。不为钱财奔波,没有利欲熏心。我的世界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这让我在轻松愉快的同时感到有些若有若无的诧异。

  在客厅阳台里,隔着窗子看到儿子在后院草丛里扑蝴蝶,这情景再次令我内心柔软起来。我不太记得怀孕期间和儿子出生时的事情,只隐约知道是早产,儿子出生后很小也很瘦弱,现在三岁左右了,个子已经比同龄孩子高了一些,这点遗传老公。

  儿子性格很好,虽然调皮,性情却温和许多,和我跟他爸都不同,或许这就是上天精心为我们准备的礼物,让这个小天使带给我们的家庭更多温柔。每每看到儿子的脸,就会让我对老公的爱更深一层。

  自从嫁给他,我就一直想要为他生个孩子,抚养孩子长大成人。延续我们的爱情和血脉,孩子是我和阿木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共同存在,也是对世人展示我们深深相爱着的证明。有了他,我们的爱情和生命才算完整。

  草丛里,老公和儿子玩的热闹,碧绿的草地如画一样,干净清新。听到他们的笑声传来,我也跟着笑起来。

  推开落地窗,我也想走进他们的队伍中去。可刚把脚踏出去,身子就僵硬起来。草从中间刺眼的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迎着阳光异常的明亮。我惊叫一声,着急想要过去,明明和他们相隔不远,却发现无论走多快都无法缩短距离。

  儿子欢快的把卡龙抱在怀里,在地上打滚,翻转,老公也弯腰笑着,跑着。任我在一边如何大声呼喊,他们都置若罔闻。

  我急得直跺脚,眼泪不争气的涌出眼眶。

  终于,在坚持不懈的追赶中,他们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

  妈妈…你怎么了?儿子看到我,放下卡龙走到我面前。

  我有些生气的对他嚷道,以后不准再和卡龙玩,否则下次我就把它送给别人!

  为什么不能和卡龙玩?你不要把它送给别人,不要送给别人……儿子说着说着小脸就梨花带雨起来,瞬间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好了好了,卡龙哪都不去,这就是它的家,不哭了淘淘。老公把儿子抱起来,看到我脸上尚未干掉的泪痕,轻声劝道,你不是也很喜欢猫吗?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我又气又心疼,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索性一扭头就往家走去。没料到,卡龙竟也悄悄地跟在我身后。它的步子很轻,高耸的尾巴显得极其优雅。我此刻也没心情关注它,一心只觉得委屈孤独。儿子不听我的,连阿木也不清楚状况!

  这个家平静的太过诡异,到底是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回到家,卡龙怎么也不肯回到棚子里,它一反常态的静卧在大门中间,时不时扭头看我一眼,好象是在唤我过去。我自觉好笑,什么时候自己开始揣摩猫意了。

  我仰头看看蔚蓝的天色,心想自己可能有些小心眼了,不该对儿子发脾气的。

  我坐在卡龙身边,它乖巧的靠过来,在我的腿边坐下,抬头眯起眼睛看我,瞳孔如一条细线,随着光线变弱而逐渐变大变圆。

  不知是阳光的缘故还是自己眼神问题。我隐约发现它的眸色开始不再那么幽蓝,而是黑色,越发的变黑,如深潭一样。

  我好奇的凑过头去,正要一看究竟。一只手突然拍在了我的肩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几乎跳了起来。回头过去,竟是儿子。

  儿子的眼神清亮,一点刚哭过的痕迹都没。他在我对面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卡龙的头,对我说道,妈妈,你觉得幸福吗?

  我被儿子的一句问话惊的合不上嘴,儿子只有三岁,竟然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早熟么,怎么可能。是阿木让他这么问我的么?对,一定是,儿子再如何聪明,我都无法相信他会自己想到要问我这样的话来,他小小年纪若不是有人教他,他怎么会懂得什么是幸福?

  宝贝,妈妈有你,有爸爸,有妈妈的妈妈就已经是全天下最快乐最幸福的人了。淘淘你呢?你会因为妈妈训你而讨厌妈妈吗?

  不会,我也想告诉你,我很幸福,也很满足,我见到了爱我的妈妈和爸爸,就已经非常开心了。儿子说话的神情就像一个大人,带着稚嫩的口音,一字一句吐的清清楚楚。

  我顿时心头一热,已经完全顾不得在他这样的年纪是谁教他说的这些话。亲耳听到他如此认真的对我说,无论是何种心情都已经无法比过内心强烈的感动。我将儿子拥在怀中,摸着他的头发,说不完的疼爱。泪水肆无忌惮的打湿了我和儿子的袖口和衣领。

  妈妈,你还有心愿吗?

  嗯?儿子在背后的一句低语让我反应了很久,他在问我心愿?我真的没有听错?

  妈妈一定还有没有实现的心愿对么?

  他望着我的眼睛,纯净的眼眸里看不出任何端倪,小小的语气带着温柔和小心,生怕再次惹得我生气。

  我内心的疑惑越来越大,却不敢表露出来,难得见三岁儿子与我这样成熟的对话,就算是做梦,也要坚持做完。

  是和爸爸有关。儿子坚定的说道,脸上的笑容荡漾开来,显得那样温馨。

  我含泪点了点头,欣慰的抚了抚儿子。儿子如此懂我,我已了无所憾。

  小时候,我的心愿是长大工作。长大后,我的心愿是父母健康,工作顺利。工作后,我的心愿是嫁个如意郎君,早日成家。结婚后,我的心愿便是有个孩子,组建属于自己的三口之家,父母合乐,婆媳融洽。而现在,我想要的全都实现了,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儿子扑进我胸膛,小小的手掌里全是温暖。妈妈,我和爸爸会一直陪着你,我们永远都不要分离。

  当然不分离,妈妈绝对不会离开你和爸爸。

  不,妈妈,你只用知道我们会永远陪着你就行了。

  淘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儿子的笑容很灿烂,我却捕捉到了一丝异样。此时此刻,他哪里还有三岁小孩应有的模样,他懂事,善解人意,又话中有话。到底他想表达什么?这让我很不安,我轻微摇晃着他的身体,希望他清醒一些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可儿子只是微笑,并不言语。我慌了,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找到老公,让他来帮我搞清楚状况。

  然而屋内屋外都找遍了,根本没有他的影子,整个家里再次陷入沉寂,诡异的令人发寒。这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我时常觉察不对,但始终找不到原因,为什么看似平静的生活却处处暗藏诡谲。

  淘淘,你爸爸呢,他在哪?

  儿子站在院里,一手抱着卡龙,一手指向大门外的方向。

  爸爸在虹廊桥边等你,让我带你过去。

  那一刻看到儿子和卡龙,蓝色的眼睛如宝石一般,泛着智慧之光。刹那间,所有的诡异感都消失了,他们仿佛就是一体,像天使一样为我引路。心,豁然平静起来,我缓缓走过去,牵起了儿子伸来的手。

  夜色不知何时已悄然降临,而眼前的霓光灯却璀璨夺目。红色的古式廊亭依池水环绕一圈。池水上方虹桥交错,依水而立,拱桥边缘搭挂着红色纱幔,迎着微风轻轻飘荡。彩色霓灯悬挂在房檐瓦边,映衬出一幅绝世无双的画卷。

  在与我最近的虹桥上,缓缓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身穿红色古典新郎服,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搭着一块红纱向我走来。当我看清他的相貌,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强烈的暖流涌过全身。

  他站在我面前,对我摆出笑容,温柔的将手中红纱盖在我的头上,左手提着灯笼,右手轻轻牵着我。

  亲爱的,这是欠你的古典婚礼,希望还不晚,喜欢吗?

  脑海中历历往事回顾,我清晰的记得,当年我向他憧憬描述我期望中婚礼的样子。穿上美丽的红色嫁衣,坐上红顶花轿,风风光光的嫁给他。扣拜天地,见过父母,洞房花烛,龙凤承欢。犹记得他听完只是一笑而过,说我想法不切实际太过天真,在他的家乡,没有这样的婚礼。我也只好就此作罢。毕竟我的心愿只是做他的结发妻子,相亲相爱,就足够了。这些细节也就埋藏在了心底。

  没想到,他依旧记得…

  不知何时我也已一身红色嫁衣,单手微微掀起裙边,细步与他相携走在虹桥上,走过虹桥,踏上长廊。泪水早已淹没了视线,多想扑进他的怀抱,多想紧紧搂住这让我魂牵梦绕的身躯。可我还是忍下所有澎湃的心情,静静和他走完这一程。

  亲爱的,你快乐吗?

  傻瓜,你感觉不到么,我太惊讶太感动,这个世上只有你,只有你可以给我这样的快乐!

  我已泣不成声,他宽厚的手掌被我紧紧握在手中。我无法再用言语表达此时的心情,只有泪水,只有深深相视。

  看到你快乐,我就满足了。我将会永远陪伴你,请为了我,保重自己,千万!千万!

  说话间,他的双眼含泪,强忍着不让泪水掉落下来,一脸毫无保留的疼爱一览无余。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我才不要和你分开,不要和你以任何形式的分开。我点起脚尖轻吻他颤抖的唇,你知道的,我爱你!我如视生命一般的爱你!

  咸咸的泪水交错混合在一起,滑入口中。我们缠绵不舍的紧紧相拥,亲吻。谁都不愿最先分开。

  我已经明白,全部明白,卡龙早已告知我真相,我如何迟钝不曾看透,也只是因为太过不舍。

  楼顶的风逐渐大了起来,我站起身向下望去。地上殷红的鲜血触目惊心,二十楼下的车祸夺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由于正值上下班高峰期,救护车尚未到来,逐渐冰冷的尸体还在地上静静地躺着。

  我将红色长巾披在身上,仰望灰蓝的天空。

  闭上眼睛,我深吸一口气,一股芳甜飘进鼻翼。脑海中是老公微笑的脸庞。我勾起嘴角,纵身跃了下去。

  地上如盛开的红色曼陀罗。我静静的望着,眼前一男一女安详地躺在蔓延的花蕊中间。空中缓缓飘下一条红巾,上面用耀眼的金色字体抒写着一行深情的告白。

  阿木,我如视生命一般的爱你!

  救护车姗姗来迟,见到此景医护人员也惊住了,明明报的是一个人,怎么到了之后就变成两个了?

  我从重症监护室中艰难的睁开眼睛,一点点强光都会令我感到极其不适。

  眼前迎来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容。看到我的清醒,她显得非常震惊和激动。

  奇迹啊,真是奇迹,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还能活着!太好了,姑娘,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与我说话的是一个大约五十岁的老大夫,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说话,脑海中依旧还停留在虹廊桥上,阿木望着我的眼神,既是不舍,又是疼爱。

  见我没有说话,她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姑娘,你知道自己怀孕了吗?怎么会从楼上掉下来?

  她的话让我的心猛然一阵揪痛。怀孕?我,我怀孕了?那…

  我不由自主的摸向小腹,不觉悲从中来。我又怎会不知,若是真的怀有身孕,此时此刻,他也早已不在……

  若不是我执意要为他准备相恋一周年纪念日的惊喜,他便不会驱车来此,若不是此刻正值交通拥挤,他便不会……

  我本在楼顶等他到来,准备了烟花和蜡烛,横条是我亲手所织,字体用荧光粉涂抹均匀。一切准备看似那样完美,我原是为了得你欢喜,为什么反而失去了你!?

  她安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孩子还会再有的,你的情况还未脱险,不要起身,现在你严重缺血,这袋血输完了我再过来。

  孩子还会再有?我心底黯然一笑,是啊,孩子还会再有,可是,除了他,我已不会再与任何人有孩子。嫁给他,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我都是他的人。

  每当闭上眼,暗黑的世界却总是缤纷夺目,阿木和淘淘就在光芒中央,温和的对我微笑。

  妈妈,我不怪你,我和爸爸都不怪,我们是那样爱你,如你爱我们那样!我只希望你好好活着,所有你未完成的心愿我和爸爸已带你完成,所以你更要坚强,不要再愧疚,再自责。

  阿木抱起儿子,轻吻他的脸蛋,对我说道,亲爱的,谢谢你为我带来了淘淘,看到他就像见到了你。儿子说的很对,我也深深的爱着你,我现在很快乐,也很幸福!你要听话,为了我,保重自己。

  我睁开眼睛,再也涌不出泪水。身体强烈的疼痛似乎在鲜明的向我宣告眼前的事实。

  卡龙是上帝派来带走淘淘和阿木的天使,因为儿子是未出生的婴灵,所以卡龙给了儿子一个心愿。这个心愿就是为了让一息尚存的我能保留生存意识而继续活下去。

  于是卡龙与儿子便带着我恍惚的魂魄走进了阿木的灵魂世界。

  可他怎能不问过我的感受?谁人能够理解,我无法离开阿木,就像树木无法离开土壤。我的生命与他相连,如果让我重做选择,我依旧会从那高处义无反顾的跳下去,陪伴他,不离不弃,这是永世的承诺,不分来世今生。

  我们一家人,只有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任何形式的分离我都不要!

  阿木,你忘了吗?我如视生命一般的爱你!你离开了,我的生命自会携着爱你的心随你而去。

  拔掉输血管,安插在身上所有的东西全被我拿掉。这个身体是为他保留的,离开,也要干干净净,纯纯粹粹。

  很快,身体的温暖逐渐抽离,伴随着一丝冰凉,舒适的游走在身体各处,耳边的杂音缓缓隐退下去。再次回到那处静的毫无杂质的世界,令我心如彩蝶。

  再度睁眼。我看到老公无奈而又宠溺的神情,他向我走来,拉住了我的手。儿子咯咯笑起来,拉住我的另一只手,第一次感觉这样的触摸是如此的实在。不远处就是我们的家,家中还有母亲和婆婆准备好的饭菜。

  这样的幸福,我再也不要放手!

文章标题: 卡龙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41.html
文章标签:卡龙

[卡龙]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