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心爱的男人

时间: 2019-10-01 08:38:27 | 作者:高兴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9次

心爱的男人

  我和许小小拍完最后一组婚纱照的第二天,小小就失踪了,或者说她死了。

  直至今日,警方才找到她的尸体。

  我盯着小小的尸体,眼眶通红。她的衣服洁净如洗,没有一丝血迹,找不到任何被袭击的迹象。

  接着,不等我仔细看看她毫无血色的面容,法医就推着她步入了死因鉴定室。

  我紧握拳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等待着鉴定结果,我一定要知道,小小是怎么死的。

  鉴定室的门开了,法医走到我面前摇了摇头,说无法鉴定出小小的真正死因,就好像一个人突然失了魂,倒下了。

  我抓住他的衣领,吼道:“你认真鉴定了没有,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死亡?”

  “很抱歉,人体暗藏着很多秘密,有些领域现代科技或许还无法达到。”他抬起左手拍了拍我揪在他衣领上的右手,示意我不要激动。

  我无力地松开了手,低着头,沉默良久。

  “可以让我看看她吗?”我说。

  他点了点头,给我让开了一条路。

  鉴定室里,小小安静地躺在白色的床单上,我再也抑制不住这些天内心的苦痛,放声大哭。

  在没见到小小尸体之前我宁愿相信,她是因为突然反悔不想和我在一起而选择离开我。

  可事实却是,小小莫名的死了。

  02

  做完笔录,从警局出来,天已经黑了。

  刚迈出一步,胃疼得我不得不弯下腰来。失去小小的这些天,我滴米未沾,只是本能的吃一点面包屑。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用左手压着胃部,艰难地行走着,我要去一个地方,城西的茗河古桥。

  警方告诉我,小小的尸身正是在那里找到的,而在三个月前,茗河古桥之上,我正式向小小求婚。

  拦了辆出租车,十几分钟就赶到了。这里白天会有很多人,可到了夜晚,一股不属于这座城市的阴森气息弥漫在这座桥上。

  我站在桥上,望着下方静静流淌的河水思索小小到底遭遇了什么,随后脑袋变得越来越沉重,晕了过去。

  一阵轻微的刺痛蛰醒了我,我睁开眼睛,看到一名漂亮的护士正在给我打点滴。

  她见我醒了,似乎是看到了一个怪物,张起小嘴说,“你是在修仙吗?”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问话逗笑了,她见我还有心思笑,怒道:“还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下去会休克致死的?”

  我不置可否,闭上眼睛,看到了小小死后那张苍白的面孔。

  一连串的疑问开始浮现在我的心中,为什么小小死前要去茗河古桥?为什么查不出她真正的死因?又为什么事情会发生在这个时候?

  突然一个念头使我心头掀起滔天巨浪,但很快平息下来,小小不可能是自杀的,如果是自杀,法医很容易鉴定出来。

  不是自杀,又查不出任何死因,一股巨大的恐惧缓缓攫住了我。

  03

  那位说我修仙的护士叫净玥,在医院的这两天,一直是她在照料我。

  她总是对我说,你是我见过第一个想要把自己饿死的家伙。

  当然,我对她的话不以为意,小小走了,走得让我无法接受。

  我试图在脑海里搜寻每一个与小小相关的细节,一瞬间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又一闪而逝。

  出院的时候,正好是午正时分,我不想回家,就把以往与小小去过的地方走了一遍,时间飞快流逝,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茗河古桥,给小小带上求婚戒指的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站在桥上,低头看着流水,小小的面孔倒映在水中。此刻我终于明白,古人说的那句“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是何等的思念与悲伤。

  从古桥离开后,我便去了一趟警局,警方的一纸公文,让我如临冰窖。

  “许小小,死因不明。”

  看着这七个大字,我知道,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警方身上了。

  我捏着小小的死亡鉴定书茫然地坐在马路边上,月光洒在我的身上,像极了一只流浪狗。

  路上的车流越来越少,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是凌晨1:23分。

  我站起身来,迈步往家里赶。路过一家婚纱摄影店时,我猛然停下了脚步。

  一直以来,我好像都遗漏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和小小拍婚纱照的店铺,这些日子,我们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那里了。

  因此,我又折返了回去,急匆匆地向那家婚纱摄影店跑去。

  近了,越来越近了,黑白视界婚纱摄影店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奇怪的是,它居然还亮着灯。

  “这家店,晚上也开门?”

  04

  “放我出去!”

  屋内漆黑一片,我敲着厚重的木门大声地喊。

  没有人应许,我就使劲敲使劲喊,因为我不能放弃任何求生的机会。

  就在刚刚,我已经确定,小小的死一定与这家奇怪的摄影店有关。

  一个小时之前,我走进了这家摄影店。

  店内挤满了人,全是挽着手等待着拍照的情侣,他们成双成对的站成一列很有次序,有的在低声说着什么,有的面无表情像一个死人。

  我看到负责拍照的是一老一少,老的已是须发尽白,少的是一名女子,她穿着一件让人说不出感觉的汉服。

  那老头好像察觉到了我的到来,扭头向我看了一眼,但却未做理会。

  随后,我看到了一个熟人,市医院护士净玥。她本身就很漂亮,如今穿着一袭婚纱,更是美艳动人。我走到她的身边,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她扭过头,看见是我,感到有些意外,然而更多的是一种慌张,这种慌张没能逃过我的眼睛。

  “你……你一个人吗?”净玥问完,屏住呼吸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点了点头,眯起眼睛打量着净玥身旁的男子,“你未婚夫?”

  “是的。”净玥把头偏向他的未婚夫,抿嘴一笑,虽然她极力掩饰,但我还是看到了她手上的动作,她挽着未婚夫的手更加用力了。

  “你怎么会选择晚上来这里呢?”

  “白天忙啊,我和他都没有时间。”净玥故作轻松道。

  “哦。”我说,“回家路过这里,看到这家店还亮着灯,就好奇进来看看,我就先回去了。”

  “嗯嗯,好。”净玥听完我的话好像松了一口气。

  我当然不会回去,找了一处阴暗的地方藏了起来,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摄影店门前的一举一动。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陆续有人出来,这些人中有男有女,但出来的时候都只是一个人。

  我看到净玥出来了,准备拦住她上前问话。

  “等等,怎么只有她一个人出来?他未婚夫呢?”刚迈出脚步,我一个激灵。

  联想到先前那些人也只是一个人走出来,一个恐怖的想法滋生了。

  “再等等,看看净玥的未婚夫会不会出来,我记得他的样子。”

  净玥已经走远,我无暇顾及她,只盼着她的未婚夫能够走出来。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店门口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已然忍耐不住,压下心头的恐惧冲进了店里。

  店内,只有两人,一老一少。

  果然,那些走出去的都是活人,没出去的都是死人。

  05

  “爷爷,那家伙吵死了,要不杀了他吧。”

  “小丫头片子的,动不动就打打杀杀,他已是阳间之人,我们不好处置。”

  “可是,他太吵了!”

  “那我就没办法了。”老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茶说:“你能不能把衣服换了,会吓着客人的,你这衣服看着就像鬼。”

  “难道我不是吗?”那名穿汉服的少女俏皮道。

  “咳咳。”老头干咳了两声,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及其吵闹的方向,最后叹息道:“这事,不好办呐!”

  “有什么不好办的,他不过就是……”

  “闭嘴。”老头打断了少女的话,“先关他几天,然后去请示那位阴司大人。”

  “是,爷爷。”少女撇了撇嘴,走到老头身边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撒娇地问道:“那个许小小和阴司大人是什么关系啊?”

  “你想知道?”老头笑了笑,卖了个关子说,“当年,有一名鬼差要去阳间执行任务,他借用了许小小的身体,而如今那名鬼差已是一位阴司。”

  “原来如此。”女孩低声道:“难怪阴司大人会破例帮助许小小。”

  “嗯,这事先不管了,我这里需要引渡投胎的还有多少位?”老头吹胡子瞪眼地问。

  “回爷爷,还有87位。”少女眼珠子一转很快回答上。

  “唉,这两晚,有得忙喽!”老头埋怨着,“也不知道那些人大人是怎么想,非得在阳间开个引渡铺,以满足那些留恋在世间的鬼魂的愿望,让他们自愿去投胎。”

  06

  “馗大人,情店执事有事相报。”灰蒙蒙的地府中,一名鬼差匍匐在地,他不敢看高台之上那道魁梧的身影,因为那是他们的阴司大人。

  “带进来吧。”话音落下,大殿中央就出现了一位老头。

  “什么事?”馗阴司问道。

  “回大人,许小小的未婚夫闯入我的店里,发现了一些事情,不知该如何处置?”

  馗阴司沉默了半晌,随后说,“你先下去把,让他们把许小小带上来。”

  许小小被带到馗阴司面前,馗阴司冷漠地看着她,“你舍弃投胎的机会,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可后悔?”

  “不后悔。”许小小轻咬嘴唇,她做出的决定从来都不后悔。

  “哼!”馗阴司似乎极为愤怒,大袖一挥,将许小小打回了原来的地方。

  随后,馗阴司的身影便不见了。

  阳间,黑白视界婚纱摄影店。

  “阴司大人。”一老一少弯下腰,正在给馗阴司行礼。

  馗阴司点了点头,俯身向一老一少说了一些什么,然后直起腰道:“一会儿按我说的做。”

  “是,大人。”

  门开了,我终于见到了一丝光亮,竟是那么的刺眼。

  那个老头冷眼地看着我,没等我回过神来,便问道:“你想知道许小小是怎么死的?”

  我使劲地点头,等待着他的答复。

  老头拿出一面魂幡,一挥,一幅幅画面凭空出现在我眼前。

  首先我看到的是一场惨烈的车祸,车祸中死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

  看到这一幕,我全身冷汗,瘫倒在地。

  “我……我死过一次?”我喃喃自语,嘴唇发抖。

  接着,我看到小小趴在我的胸膛上痛哭流涕,然后她不知使用了什么办法将我给复活了。

  画面到这里就没有了,但我能够猜到,小小将我复活,定然是牺牲了自己。

  “看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吧。”那老头沉声道:“许小小将阳寿给了你,留下七天的时间和你一起拍完了婚纱照,最后选择在茗河古桥上死去。”

  我心如刀绞,没想到会是这样,难怪鉴定不出小小死因,难怪小小会去古桥,那是我们订婚的地方啊。

  我突然想到,那天早上醒来,小小的眼眶里噙满泪水,我问她怎么了,她只是说今天要去拍结婚照喜极而泣,而事实却是她只剩下七天的寿命了。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蜷缩在地上,一滴眼泪都没有。我很震惊,得知真相的我,尽然会如此冷漠,并且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当然。我很想吃东西,很想回到父母身边,我甚至想到了在医院里净玥护士悉心照料我的场景。

  老头见我的样子冷笑起来,“阴司大人说了,给你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我问。

  “一命换一命的机会。”老头不紧不慢地说,“用你的命,换回小小的命,你愿意吗?”

  你愿意吗?这声音犹如魔咒一样反复回荡在我的脑海里,反复拷问着我的灵魂。

  “我……愿意吗?”我问自己。

  我不愿意,我竟然不愿意。

  07

  我选择了独自苟活,就注定要背负着愧疚,好多个夜晚我都梦见小小在我面前哭泣的样子。

  但这一切,也仅仅只是愧疚,我甚至在心底坦然地告诉我自己,小小舍弃阳寿给了我,不就是想要我好好活下去吗?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或许是家里的饭菜很好吃,或许是尝过一次死亡的滋味害怕了,又或许是迷恋净玥的美貌。

  没错,我和净玥走在一起了,我牵着她的手,来到了茗河古桥,拿出了一枚戒指。

  在我的身后,我看不见的地方,许小小和馗阴司站在一起,看着我和净玥。

  馗阴司面无表情,看向许小小缓缓开口:“看,这就是你舍弃阳寿,舍弃投胎的机会,你所心爱的男人。”

文章标题: 心爱的男人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43.html
文章标签:男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