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蜗牛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文章正文

阴阳大道

时间: 2019-10-01 09:26:17 | 作者:7星 | 来源: 蜗牛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8次

阴阳大道

  于是他忙叫住老王头。说要请他喝酒,并且马上赶回家烧了很多纸钱和婢女纸扎给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求它们通融下让老王头再停留几个时辰。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收了刘先生的阴票和女人,而且阴阳先生这一职业也是和它们有挂钩的特殊职业。它们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反正一个鬼卒而已迟回阴间几个时辰也没鬼注意。

  要问鬼如何饮酒,古时有秘术记载。以阴性之木搅拌便可。柳树属五鬼,于是刘先生就用柳树枝泡的酒和老王头喝了起来,酒过三旬,刘先生便开始套老王头儿的口风,老王头不胜酒力。就把他的大限之期给顺口说了出来,

  原来刘先生由于泄露太多天机又犯命缺所以再过两年便是大限之期。可是刘先生是何等聪明之人,他了解命数是可以改变的,于是连忙给老王倒酒,问自己是否还能再多活几年。他知道老王头喝多了嘴上就没有个把门儿的,果然,老王告诉他,如果从现在开始从此不再吃阴间饭的话,减去这份折寿还可多活三年。也就是还有五年可活。

  听到这个刘先生可是大喜,要知道这可是等于白捡来的生命!他连忙千恩万谢后又给老王倒酒。柳树阴性极大,所以一人一鬼醉的都非常厉害。送走了老王后,海量的刘先生也一直醉了近两天。但是他还是清醒的,只是碍于阴酒伤身所以动弹不得。只能就这么躺着,好在刘妻心好,让我爷爷直接把他拉到朱家坎,要不就出了大事。因为昨晚刘先生拼进了全身的气力方能把福字给我爷爷。要是再晚些,只怕现在我爷爷和奶奶已经遭到不测。

  我爷爷心中百感交集,一方面是感谢兄长就命,另一方面则是知道了兄长只有五年可活后心里不是滋味。

  刘先生摆了摆手说老弟不用担心,这都是命中注定的。等下酒足饭饱后便帮你破去此劫。

  我爷爷激动的说:“可是我怎能再让兄长干这减寿的事儿啊!”

  刘先生一杯酒下肚,笑着说:“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况且我刘树清自小学道,不敢说有普度众生的心态,但是也是坦坦荡荡。从未做过一件亏心之事,只是命里当有此劫。老弟不必在意,我们自家兄弟的事儿我要是不管的话,即使我再能活五年,也只会活在自责之中。”

  我爷爷和奶奶听刘先生说完后感动的热泪盈眶,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只能不住的给刘先生夹菜倒酒。

  一顿饭吃罢,刘先生也不拖拉,直接让我爷爷带他去看看那天弄死的胡子扔尸的地方。我爷爷就领着刘先生来到了后山,这里的后山叫做“一刀砍”。本来就不算太高,听说以前有一年地震,把这山震成了两截,一半山体倒了,而另一半却完好无损。所以打眼望这山,就好像是被人用刀砍成两半似的。由于前天刚下过雪,山上的积雪已经及膝那么深,极其不好走。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了扔尸体的地方。我爷爷却发现了不对。因为怎么可能扔了两天还没有被野狼野狗啃食呢?

  刘先生示意爷爷先冷静,两人上前把尸体旁边的积雪清了清,就在这功夫,刘先生便发现了端倪,他发现这具尸体的肚子很鳖,按理来说被食物烫死的人的肚子都是鼓起来的。他把尸体的衣服一扯,顿时面如铁青。

  只见这具尸体的肚子早已被掏空,一只一尺多长的黄鼠狼卷曲着卧在里面,肚子鼓鼓的,它的头死死的叼着尸体的食道。形成了一副极其诡异的画面。

  我爷爷见到此画面后被吓得叫不出声,只感觉到后背满是冷汗。刘先生忙掐指一算,其中缘由便知晓了个大概。他把尸体的衣服又从新盖好后对我爷爷讲道:“这事儿麻烦大了”。

  听到刘先生讲出此话后我爷爷紧张万分,忙问这是怎么回事,刘先生恨恨的说:“常言道,乱世之中必出妖孽。这畜生便是这山上成了气候的黄皮子。但是狐鼠之辈难有人化之术,狐化人要戴人颅拜月,黄皮子则是钻人身腹之中操其行走。这尸体可能就是这附近的胡子,被祸害死了后成了这畜生的傀儡。可能是下雪的关系,它就下山寻食。想不到被你所杀,黄皮子报复心极重,你们夫妻看到的就是黄皮子的哭丧,好在你找我找的及时,要不然看到黄皮子哭丧者三日内必死无疑!”

  我爷爷现在脑子里满是不安和害怕,但是他知道刘先生会救他们的,于是他忙大声的说:“大哥,那你看……这可咋整啊?”

  刘先生叹了一口气,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少顷,他说了一句话:“先把它烧了吧,等会儿咱回去再说。”

  刘先生把那个黄鼠狼从尸体里拽了出来,让我爷爷找了些松树枝给烧了。那具尸体刘先生说他也是苦命人死后等不到安息,让我爷爷先把他用雪埋上,日后亲自为他选块坟地,这是积德的事。这些事做完,日头也就晌午了。两人便回了家。

  家中我奶奶早已准备好了饭,见二人回来便放上了炕桌,把饭端上。然后问我爷爷事情怎么样了。我爷爷望着刘先生,刘先生喝了口酒后,长叹一声,终于开口说道:“不好整,因为黄皮子祸害人,是祸及三代的啊。”说完他就跟我爷爷奶奶解释了,原来黄皮子这种动物,生性残暴凶狠,决不放过所遇到的弱小动物,即便吃不完,也一定要把猎物全部咬死。而且成了气候以后报复心理极强。被盯上了就跑不掉了。所以祸及三代的意思就是如果你这代报不了仇,你有儿子后就祸害你儿子,你有孙子后就祸害你孙子,由于后山黄皮子数量不少,根本不能做到杀绝它们。直到血债血偿或者你家第四代人出现后,这段三代恩怨才会结束。

  我奶奶和爷爷听完以后心凉了,望着刘先生沉思的样子,哪还有心情吃饭。只能望着刘先生希望他能想出一个好办法。良久,刘先生一拍大腿,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对着我爷爷奶奶说:“老弟,办法只有一个,只是治标不治本。”我爷爷一听有办法,现在哪还顾及到那么多,忙问他是什么办法。

  刘先生说:“本来有两个方法的,第一个就是每年在那只黄皮子的死祭之时由我做法超度,连续十年后便可化解这段恩怨。但是老弟你知道,哥哥我现在也只有五年可活。我身去之后怕保不了你一家周全。所以只能用第二个方法,那就是由我晚上先跟它谈判,然后再年年香火供奉,我再给你一道符,符不可沾水,由你家中最小的人佩戴。可保你家平安,但是除了洗澡外千万要做到符不离身。直到你孙子那辈最小的人长到了二十岁以后即可化去这段冤仇。而以后你所供奉的黄皮子也就成了你家的保家仙,可保你家五谷不缺。”

  听刘先生说完后我爷爷和奶奶的心终于落了底,要知道,有希望就行啊。于是连忙感谢刘先生救命之恩后收了那道符。听我奶奶讲,当天晚上刘先生一个人带着香火蜡烛和纸笔出了门,不让我爷爷奶奶跟着。过了大概两个时辰才一脸疲倦的回来。他对我爷爷奶奶讲:“事成了。”

  只见他先让我爷爷找了一块大木板,叫我奶奶准备浆糊。然后把出门时带的红纸双手打开,只见上面书写着一行大字,“黄三太奶之位。”刘先生将红纸沾到了木板之上,上了头香之后告诉我爷爷,明日找木匠打造一个神龛好好供奉,逢年过节别忘了上香。

  我爷爷和奶奶自然千恩万谢,第二天又摆了一桌酒菜感谢刘先生后,刘先生便要告辞,我爷爷就借了驴车送刘先生回了碾子山。

  我爷爷奶奶以后一直照着刘先生的办法去做,果然平安无事。

  写到了这里,相信有很多人都会质疑,这个世上难道真的有鬼神之说么?民间有云:信则有,不信则无。其实在古代就有很多的神怪故事广为流传,例如比较有名的《搜神记》,《子不语》,还有大名鼎鼎的《聊斋志异》。这些作者都是通过神怪故事来向读者们表达自己的观念和做人的道理。所以我也只是想把我经历过的写出来,大家只当作一种消遣就好。不用太认真。

  话说有很多朋友会问,这个世上如果真的有那么多的神怪的话。为何现在很少见或者说没有了?这个想法其实我也有过,有一年下乡,在碾子山的一个小村子里。晚上吃完饭就到院子里听纳凉的长辈们闲侃。他们说以前的这类东西有很多,而且很常见。民间也有不少有真本事的人。但是解放以后,讲的是科学破除迷信,***就曾经说过“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破四旧,立四新。千千万万的红卫兵们举起了“铁扫帚”冲击寺院、古迹,捣毁神佛塑像、牌坊石碑,凡是跟神怪沾边的东西只要是看到了就砸个稀巴烂,你想想,当时的每个人的思想都是疯狂的,所以很多鬼神妖怪都在那个年代被打砸没了。可见人民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不得不说,这正是鬼也俱人,当这个社会的人心中只有对伟大领袖的崇拜以及向往美好生活的信念,容不下任何妖魔鬼怪作祟的时候,它们自然也就没了立足之地。

  第六章 催命鱼

  我和杨旭这边抓的正嗨,今天才半个小时就抓了大概三四十只。基本够了。可现在要是回去的话又会被老贾和老张当奴隶使,所以还不如在这边装装样子落得个清闲。我就和杨旭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

  他对我说:“哎~你知道么,咱班的杨蕾好像和一班的那小子分手了。”我这边手正涮水玩儿呢,听他这么一说,乐了。我就逗他玩:“我说阴哥,行啊你,消息挺灵通啊,你是不是暗恋她啊,老实跟我讲是不是每天都去跟梢?”

  杨旭一听急了,脸通红他一说话还有点儿结巴。“谁,谁跟梢了?我要是跟也得找个好看的跟啊。”

  我越看他那小样越有意思。笑着对他说“我不信。”

  他说:“真的,我要是看上了她的话,你拿水泼我都行。”

  我靠,这种要求我这辈子都没听过,于是我捧了水就往他脑袋泼去。阴阳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是湿淋淋的了,他开始反击,可是凭我这么灵活的步伐,能让他泼到么?我往后闪了几下就闪出了他的攻击范围,正当我边跑边笑他傻逼的时候,杯具发生了。

  老祖宗有句话讲的好,乐极生悲。我一脚好像踩到了什么,滑倒了,整个身体都侵到了水里。还呛了好几口水。杨旭见我滑倒了,忙过来扶我,我从水里站了起来,咳出了口水后骂道:“吗的,啥**玩意咋这么滑。”低头一看,只见一只青蛙被踩了个稀巴烂。杨旭一看,乐了,说我该,这是报应。

  我无语了,心里这个郁闷,也就没心情再抓青蛙了,就和杨旭上岸用塑料袋儿把那些摔死的青蛙装了回去。那些丫头们正坐在一小堆炭火边吃着零食,望着我俩这身湿漉漉的造型后,哈哈大笑的说:“你俩洗鸳鸯yu啦啊?”

  看她们这副嘴脸后,我心里这个后悔,刚才怎么没有在蛤蟆上吐吐沫。让你们吃。老贾和老张刚才尿尿去了,回来后看我俩这造型竟然也哈哈笑:“你俩洗鸳鸯yu去啦啊?”

  我心里又后悔了,刚才怎么没有在他俩喝的白酒里尿尿。

  忽然我全身打颤,全身都湿了,真冷。我问杨旭冷不,杨旭说不冷,你冷是因为你虚。我骂他,你他妈才虚呢。你全家都虚。

  老张把蛤蟆收拾妥当后抹上了调料,用铁丝串了放在火上和香肠等东西一起烤了,不多时,一股烤肉的香味儿边散发开来。这里的每个人都疯了一上午,早已饥肠辘辘了。闻到香味后都不由的咽了口口水。老贾笑呵呵的拿出了啤酒白酒后跟大家说:“开撮吧,还等啥呢?”其实不用他说我们也都开始吃上了。由于大家都很尽兴,所以女生们也都喝了酒。别看这些女生平时都装的斯斯文文的,可是酒劲儿一上来后竟然一个比一个疯,一个个的抓起蛤蟆连头都不摘掉就往嘴里送,挺佩服她们的,这时候也没了女生的形象。还边吧唧嘴边骂:“操,真他吗的烫。”

  过了一阵我有点喝多了,头有些晕,忽然间有了尿意,喝啤酒的人大多都知道,喝酒有走肝和走肾一说,不巧的是,我就是属于走肾型选手。喝次酒得去好几次厕所。于是我迷迷糊糊的起身去远处尿尿。身后的女生们还叽叽喳喳的叫我再抓点儿蛤蟆来,不够吃了。

  我心里骂道:抓个屁抓,要是抓也要先拿尿泡了才给你们吃。迷迷糊糊的走了一段,回头望去,够远了,已经看快不到她们了,就把裤子解开后往河边的水泡子里放水。尿完后照例打了个冷颤。咦?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一条大鱼被困在这水泡子里了。好大的鲤鱼,足有一米那么长。可能是最近没下雨,河里的水退了,被困在这个水泡子的。哈哈,老子要是把这条鱼拎回去就说是我下河抓的,铁定能让那帮女生傻眼。到时候老子这身能“下五洋抓鳖”的本事一在学校传开,那美女不得抢着往我身边冲啊?要说喝醉了想的都是些不着边的东西,这话真没错,我边想着这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边跳到了水里。

  可是随着凉水的刺激下,我一下子清醒了,我发现本来应该到我腰部的水,一下子变的深不见底,一下子就淹过了我的天灵盖,这让我呛了好几口水,还好学过两下狗刨,我的脚连忙蹬了几下水浮了上来,等我脑袋浮出水面时我发现了,这哪里是浅水泡子,这分明就是河!我忙大喊“救命!”可是这时候我感觉到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拉住了我的脚。把我拼命的往水里拽,正在远处吃喝的杨旭和老贾好像听到了我的声音。他们正往这里跑着,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拉我脚的那个东西力气奇大,我的头又被淹没,冰凉的河水不住的往我喉咙里灌着,我在水下意识渐渐模糊。我看到了岸上站在一个人,是个老太太,白衣白帽,正阴险的对我笑着。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这里说到鱼,我想跟大家解释一下,不少民间传说中水鬼找替身,都是会化身成大鱼被困在浅水洼中的样子,路过的人如果身上火气不旺,或者年逢太岁当头,都会被这样的假象所迷惑而下水抓鱼,其实这看上去是浅水之处其实是水极深之处。

  好像睡了很久后,我醒了,睁开眼睛后看到了灰蒙蒙的天。我没死?我起身后发现自己身上还是干的,但是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因为我从来都没来过这里。打眼望去,这是一条街道,但是路边却没有一家商店,来往的车辆都没有声音,还颤颤巍巍的,就像是用纸扎成的,路的两边倒是还有些行人,他们多数都穿着差不多款式的黑衣服,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牌子,但是怎么想了想不起来。他们低着头顺着街道往同一个方向走着。同样没有声音。整条街道都静的渗人。我刚开始还以为是我耳朵进水了呢,可我把双手一拍,我听到了清楚的啪啪声。

  不对,等等。我不是掉水里了么?是我被赶来的杨旭他们救了么?可是他们人呢?而且我不是应该在医院么?难道,这是水底下?龙宫?不可能啊,这也没水啊。哪点像龙宫。难道哥们儿我穿越了?

  我高二那会儿,网络小说刚刚盛行,哥们儿我也是上课时小说不理手的主。成天捧着《我是大法师》独自意淫。当时醒的时候还真认为自己穿越了,但是我没像那些穿越小说主人公那样冷静,反而我觉得害怕,因为这里实在太安静了,而且我不管怎么问那些黑衣路人,他们就是不理我,最多的就是用眼睛望了我一下,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

  等等,黑衣?卧槽,我想起来了,这眼熟的黑衣,我上学的时候路过一间花圈店,经常看到店里的人在店里面挂的就是这衣服!这是寿衣!

  一魄离体,二魂升天应该就是形容的我,你可以想象一下,当你自己忽然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你四周的人都穿着寿衣在你眼前走。你会怎么想,我相信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以为自己死了。但是我没有,毕竟我很惜命,宁可相信我穿越了也不相信我死亡了。现在想想高中时的我还是太小的关系,宁可相信这世界上有吴来、钢铁侠、忍者神龟、天线宝宝,也不相信这世上有鬼。

  第七章 阴市老鬼

  害怕归害怕,但是我也不能总在这儿呆着啊,看着那些人都往西边走,我也只好跟着往那边走,想着那边也许有什么线索。大概有半个小时吧,我看到了一个广场。广场上有两个建筑,一个看样子是一个火车站,有点类似我们县城的火车站的样子。而另一个则有点像是宾馆,那些穿黑衣服的人陆续的走到了那个类似宾馆建筑之中。

  还有很多同样穿黑衣服的人从宾馆里出来后走进了火车站。当然,这一切都是无声无息的。在这灰蒙蒙的天空下只能偶尔听到火车鸣笛的声音。

  我走到那座宾馆样的建筑前,望着这座三层楼,看外观好像有年头了,好像是红砖砌的。红木大门敞开着,那些黑衣人进进出出。门上有一块硕大的牌匾,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半步多”三个字,很奇怪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块匾好像有某种魔力一样,让我产生了一种很想进去的感觉,反正也没头绪,先进去再说吧。可这时我注意到这座建筑门旁边有一个小算命摊儿,一个中年男子正做在摊前打着瞌睡,我注意到,他是这里唯一一个没有没有穿黑衣服的人。他穿着一身青衣小褂,有点像电视里民国时期的衣服。

  但是这已经让我感到很亲近,于是我没有进门,而是快步走到了那个小算命摊儿前。我轻轻的敲了几下他的小桌:“大叔,大叔醒醒。”

  他慢慢抬起了头,看到我站立在他身前竟然好像很惊讶,我也上眼打量这位中年人。只见这位大叔年纪大概四十五六上下,留着一头小偏分,国字脸,薄薄的嘴唇上有一撮小胡子,一双小眼睛里闪烁着一股精光。

  他上下把我打量了一番,然后拿手指着自己:“年轻人,你是在和我说话么?”我想这大叔是不是有毛病,我就站在你面前,当然是跟你说话了,我点了点头。

  那位大叔望着我的眼睛里透露出了像是有些兴奋的神采,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值钱的东西一样,看的我全身直起鸡皮疙瘩。他看了我大概有两三分钟后看口了,他问我:“年轻人,你知道这里是哪儿么?”

  昏,这老头儿不会也和我一样吧,我要是知道还用过来问你?我摇了摇头,那大叔笑道:“那你想不想知道?”

  昏,这老头怎么这么喜欢吊人胃口,我对天发誓,这要是在我们学校时遇到这么贫的主,我早两耳光招呼上去让他挑重点说了。可是虽然这位大叔挺不要脸,但是看他这身造型就知道好像不是什么善类,况且这里人生地不熟,正所谓人在屋檐下。谁敢不低头?我只好低声下气的对这大叔说:“大叔,您知道这里是哪儿么?我怎么会来这里啊?”

  我这个“您”貌似用的恰到好处,这老头儿听完后挺受用,他望着我,似笑非笑的说:“这里是阴市,而你应该是已经死了。”

  啥?我心里想你这个老头不是有病么,我就在你面前活蹦乱跳的,怎么能说我已经死了呢?

  九叔貌似已经从我的眼神里读出了“这老头神经病”这六个字,他说:“年轻人,你应该能看出来这里有什么异样吧。那是因为这里是只有死人才能来的地方。”

  的确,说神奇一点,这里的情景确实很诡异,好像是拍电影搞特效似的,但是说我死了这也太离谱了吧。

  那老头见我沉思不语后,接着说:“年轻人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就摸摸你的心跳,看看是不是三声长跳两声短跳。”

  我听他这么说忙把手捂在胸口,靠!怎么跟本没有心跳!

  正当我吓的发呆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声心跳“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果然是三声长两声短!这把我又吓了个够呛,三长两短,这也太邪门儿了吧。难道这老头儿说的是真的?这一切的一切,不由得让我开始相信了,等等?这老头说这里是只有死人才能到的地方,那这老头是?想到这里,我感觉到后背的冷汗开始刷刷刷的往下掉了。

  那老头看我面色铁青后笑道:“别害怕年轻人,这里的确都是死人,但不是死鬼。”

  啥意思?我没听明白,这一切都太复杂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老头的话让我感觉到心安。好像是有某种魔力一样。我忙问道:“大叔,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么?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那老头指了指桌子前的凳子让我坐下,对我说:“好吧,年轻人,我先跟你解释下这里,还有,我承受不了大叔的这个大字,你就叫我九叔吧。”

  九叔开始对我讲出了这个地方的情况,原来世上神鬼人有界,但是这三界都有很多连接之处,连接地府与神界的地点叫做‘三途村。’连接神界与人间的地点叫‘瀛洲。’而连接人间与地府的地点叫做‘阴市。’通常人死后的灵魂先要被鬼差带到阴市,这时的灵魂还能不属于鬼,要到这座‘半步多’的客栈中领了鬼心后,才能称做为鬼。之后登上‘一步少’的火车前往地府,在那里听候发落。如果是行差踏错没有领到鬼心,或者没有赶上火车的幽魂就只能变成孤魂野鬼。永世漂泊。

  我坐在板凳上听的入迷了,这也太玄了,整的跟玄幻小说似的了,我问九叔:“九叔,那我也死了么?”一想到死,我就不由得伤心了起来,想起家里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现在才发现他们对我是多么的重要,把我养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报答过他们。我才十七岁啊,就这么死了,想到此处,我心中满是不舍和不甘。

  九叔望着我说:“你虽然死了,但是还没有死透,因为你还有心跳。”

  没有死透?啥意思?这个九叔说的话我大半都听不懂,不过听他这意思就是我还有得救了?我忙问九叔:“没有死透是什么意思?我是不是还有的救?”

  九叔点了点头,让我把我在人间最后的记忆讲给他听,然后又问了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他伸出拇指在食指中指间一顿乱搓,我以为他要钱,就跟他说:“我没钱。”九叔瞪了我一眼,然后不说话闭着眼睛继续乱搓。我着急了,跟他说:“我真没钱。”九叔唉了一声,说了句:“朽木不可雕也。”

  九叔睁开了眼睛,对我说:“其中缘由我已经了解了个大概,你应该是被妖邪所害,好在落水时间不长,现在你的肉身应该还在医院抢救。所以三魂七魄离了一魂五魄到这里。”

  妖邪就是妖怪吧,我忽然想起了我奶奶给我讲的故事,忙伸手到衣服里掏出了那个荷包,把他打开后取出了那道黄符,只见这道黄符上的字迹已经被水浸泡的看不清字迹了。难道我奶奶讲的故事是真的?我看到岸上站着的老太太就是那个啥黄三太奶?

文章标题: 阴阳大道
文章地址: http://www.woebotlabs.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1147.html
文章标签:阴阳??大道

[阴阳大道] 相关文章推荐:

Top